菩提道次第广论手抄稿:旧版第九十六卷B面

(手抄稿 第十二册 p271)

p. 222 (5)

You may make the great error of entertaining the false conceit

【发此意乐便大误会。】

喏,下面就告诉我们了。所以假定我们根本就不晓得上面所说的这个内涵,这个方便善巧,这个境界行相,我们只是说听见了一点名字,然后说:“哎呀,为了利益一切有情喔,我要发愿成佛呀!”这个就是:“哎呀,我们发了大菩提心念佛啦!”然后呢,这样啊,“喔,我要这样去做啊!”对不起,这种情况是大误会啊,完全错了!

"I have attained it" with regard to something you have not attained. 

【未得谓得,坚固所有增上之慢。】

你根本懂都没有懂啊,还自以为得到了,所以“未得谓得”,这个都是增上慢。还自 (p272) 己还牢不可破,觉得自己:“啊!对了。”这是坚固了增上慢。既然你坚固了增上慢,得到的是什么?到那时候,我们大家了解了。啊!所以当年我的老师对我说:“某人啊,你来是学佛,还是学我呀?”嗯,那时候我不懂,现在我了解了─喏、喏、喏,这个地方就是这样,我们是要学佛啊,我们不要学我啊!如果你不懂这个道理,自己以为懂的话,坚固了增上慢哪!“我”的特别行相,就是这个慢,就是贪瞋痴慢疑这些东西,毛病都来了。所以应该怎么办呢?应该以菩提心教授中心而善修习。反之,如果你

If you then hold that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is the core personal instruction, yet instead of training in it you search for something else and work on that, 

【不以菩提心为教授中心而善修习。】

不以菩提心作为教授中心,而好好地修习。

then you are only making a claim to have passed through many of the levels of attainment. If those who know the key points of the Mahayana see you doing this, they will ridicule you. 

【追求余事励力欲想超迈多级,了知大乘扼要观之,实可笑处。】

这个地方就告诉我们,真正修学的重心在修菩提心。如果这个不了解,不好好地善巧修习,就忙别的事情,就想:“哎,这样去做的话,就可以很快地得到了,超迈多级啊!”在这种状态当中,真正了解大乘纲要的人看起来,那真可笑啊,那可笑啊!

当然我们现在─小乘的,这里根本不谈,他不谈的。所以若小乘人自己也觉得大 (p273) 乘……我们以前说过,不必跟他谈。然后呢,学大乘的人的话,这个地方就应该有一个衡准的标准了。尤其是学密乘的人,看看!很简单。所以这个密乘一开头任何一个仪轨,他一定是念死无常等等,然后发菩提心喔!请问:这个时候菩提心是不是说,啊,仅作是念─这嘴巴里了解说为利有情愿成佛,就算我发了菩提心?就算我有了大根性?就算我灌了一个顶?就不会有这种增上慢了。这个了解了以后,我们就脚踏实地;你能够脚踏实地去做的话,你的成就马上就行!

Many books say that the excellent conquerors' children train i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for many eons, holding it as their most important practice. What need is there to mention that it could not be attained by those who have nothing more than a superficial understanding? 

【多经宣说诸胜佛子,于多劫中尚须执为修持中心,而正修学,况诸唯能了知名者。】

所以很多经论上面,“胜佛子”,换句话说,他已经进入菩萨位的了,在多劫当中还要拿这个作为中心而去修啊!何况我们现在只晓得这个名字就不去管它了。记得吧?前面告诉我们,“悲”呀,初重要,中重要,后重要!对不对?初,固然是它,中间还是它啊!所以真正的大菩萨中间修的时候,他还随时随地在修,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所以,以阿底峡尊者这么了不起的人,他这么年轻,这么绝顶聪明,见到了明了杜梋论师以后,跟他一讲,他马上证得这个加行位上的最高的位次,马上上去又可以见道了。欸,但是后来遇见了金洲大师告诉他的什么?那就是告诉他这个方法。啊!他然后觉得这个最了 (p274) 不起。说明什么呢?说明真正这种大乘的菩萨,他还要努力地修啊!这个是告诉我们,我们千万不要增上慢哪!觉得:“哎呀,现在够了!”那是我们的业障。

This is not to say it is unsuitable to meditate on other paths, but it is to say you must hold the training i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as the core instruction and then sustain it in meditation. 

【又此非说不修余道,是说须将修菩提心,而为教授中心修习。】

这个一点重要!不是说我们什么都不管了,我们了解这是我们的教授的中心。就像我们眼前一样,不是说我们现在在这儿讲这个事情了,什么东西都不要了,饭也不吃了,不是,样样都要,上殿、过堂、扫地,样样都做,这中心在这个地方,我们要了解这个东西。

There are those who, even without having gained the experiences as explained above, know about the Mahayana trainings and have firm conviction in the Mahayana. They first develop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and take the vow through the ritual, and then train i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总未能生前说领感,若善了知大乘学处,坚信大乘亦可先为发心正受律仪,次乃修习菩提之心。】

总之,总纲来说,假如前面说的这个道理,还没有如理如量地生起,你已经把大乘整个的要学的了解了,然后呢,产生了坚定的信心─这个“坚信”是净信心喔,不是我们虚浮的喔!那个时候啊,同样地可以先受菩萨戒,进一步再修菩提心,这个可以的。

For instance, in《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first there is a description of adopting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and taking the vow and then a detailed explanation of how to practice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in the context of meditative stabilization (in section within the six perfections, which are the trainings subsequent to generating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如《入行论》,先受律仪及菩提心,次于彼学六度之中,修静虑时乃广宣说修菩提心。】

那个是《入行论》上次第的,也可以的。

However, even in order to establish yourself as a proper recipient for these practices, you must first train in many kinds of earlier attitudes. 

(p275) 【然为成就此法器故,于先亦须修众多心。】

但是呢,虽然你不照着前面所说的,先发愿心、后受戒,而是你先了解了大乘的好处,先受菩萨戒,可以。但是你为了真正成就你法器,也同样地要修众多前面所说的,譬如

After you have trained your mind by thinking of the benefits, by practicing the seven branches of worship, and by going for refuge, and after you have come to understand the trainings, then you develop the desire to maintai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谓思惟胜利,七支归依,修治身心,了知学处,发心欲护。】

这个我们一定要照着次第来,一定要照着次第来!

Some say rightly, though merely uttering the words, that in order to progress on the path you must go on increasing your knowledge of emptiness. In order to progress on the path you must likewise first sustai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in meditation and then increase it in an ever more special way the higher you go, persons do not even merely utter these words. 

【故进道中,修空性解,须渐增进尚有名在,然此相等大菩提心,亦须善修上上转胜,令道升进名亦弗存。】

所以,我们真正在修学佛法当中,主要的有两样东西:一个智资粮,一个福资粮。智慧资粮,就是像母一样,这是空解;然后呢,福德资粮─方便,那个就是什么呢?就是大悲为上首的菩提心,就像父。这两样东西啊,同样地。所以进道过程当中,关于那个智资粮修空性解,它渐次这样上来“尚有名在”。这是那个宗喀巴大师说,它那个告诉你的那些道理还有。但是现在我们这个地方的大菩提心,这个是大乘佛法的上首啊!同样地也要好好地修,而且修了以后不断地向上增胜,这样才可以,而目前这个重要的东西,连它 (p276) 名字都没有!实际上呢,我们现在就这个状态。我们讲:“哎呀,要求大彻大悟啊!”这个的的确确,但是那修真正的佛道的大菩提心的内容,我们啊,唉!真正的内容都没有,这是好可惜的一件事情!反过来说,我们现在高兴,啊!现在我们有了,懂了!

This is the one way traveled by all the conquerors, the twenty-two kinds of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taught in the《Ornament for Clear Knowledge》. Understand this from the great trailblazers' explanations concerning how to progress on the path by means of these two,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and the knowledge of emptiness. 

【此于一切佛子,唯一真道波罗蜜多教授论中,宣说二十二种发心,从诸论师解释此等进道之理,应当了知。】

这个道理,任何一个修学菩萨道的佛子,这是唯一的正确圆满的─《波罗蜜多教授论》,就是《现观庄严论》。它实际上这个是《大般若经》,乃至于像《华严》等等,广略的不同。发那个菩提心,又分成功二十二个层次,这个不在这里说它。那么还有呢,这个是唯一的、真正的,许多的论师,就是祖师菩萨们啊,都解说怎么样层次上去,这个正修的时候,我们应该了解的。那么关于这个,今天讲到这里。

上面有一个题目,照样地大家看一下,就是前面在这个186页上头。前面曾经说,说了十二因缘当中,就告诉我们,这个十二因缘当中告诉我们:这个从无明到受,是第一重因果,然后爱下面是第二重因果,我们正修的时候,从受境现前的时候,断爱开始,十二因缘这样讲的。但是呢,妙咧!186页上第2行,他说:“此中朴穷瓦 (p277) 大善知识”,这是一个真实修行的祖师喔,“专于十二缘起的有支,净修其心”。欸,妙咧!他真正修的时候,不从受境上面断那个爱,他从有支净修其心,然后呢,“思惟缘起流转还灭而着道次第”喔,他告诉我们这样修。那我现在这是一个考题喔,大家想想看:那么为什么不从这个受支上面断爱开始,从有支开始?

请翻到《菩提道次第广论》223 页,关于这个“修习希求利他之心”,这个七因果前面最主要的这个已经有了。怎么样从知母、念恩、报恩,然后呢,慈、悲。那么到了这个情况之下,紧跟着说虽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大的慈悲心,无量的慈悲心,但是单单这个心还不够,前面已经说过,声闻缘觉也有。还要一样东西─要“亲自”来负担,亲自给一切有情乐,亲自负担起拔除一切众生苦─这个增上意乐。现在就讲这个。

p. 223

3 The cultivation of wholehearted resolve. At the conclusion of meditating on love and compassion think, "Alas, these dear living beings for whom I feel affection are deprived of happiness and tormented by suffering; how can I provide them happiness and free them from suffering?" 

【◎ 第三修增上意乐者。如是修习慈悲之后,应作是思,噫此诸有情,可爱悦意如是乏乐,众苦逼恼,云何能令得诸安乐,解脱众苦。】

就像上面这样,一步一步过来,把大慈悲心,把那个无量的慈悲的心引发之后,应该进一步这样地思惟。不仅仅是说有这个慈、悲,还应该这样想:“对呀,这些有情啊,快乐嘛,没有;痛苦嘛,这样地多。怎么样能够使他得到快乐呢?怎么样解脱众苦 (p278)呢?”这样。所以上面告诉我们,怎么样使他快乐,然后乃至于要我亲自去给他快乐。上面每一个地方都这么说,所以到了现在这里呢,由于这个慈悲心的策励,

Thinking in this way, train your mind in at least this thought in order to take on the responsibility to liberate living beings. 

【便能荷负度此重担,下至语言亦当修心。】

到那个时候,就一心愿说:我亲自要担负起这个责任来,担负起解救一切众生苦恼,给他快乐的这个重担。这个起来了以后,就是行持方面呢,什么叫“下至语言”? 换句话说,既然有了这个心,他一切时处无不为了这个而努力。只要能够引发策励他的心,随便讲话一开口,平常举心动念、开口什么,他一直策发这个心里面,修持这个心理,把这个心要能够生起坚固。

Even though this thought was described in the context of the practice of repaying your mothers' kindness, here it indicates that it is insufficient to have the compassion and love which merely think, "How nice it would be if they had happiness and were free from suffering." For, the thought that assumes responsibility shows that you must develop the compassion and love which have the power to induce the resolve, "I will provide happiness and benefit to all living beings." 

【前报恩时虽亦略生,然此说者,仅生慈悲与乐离苦,犹非满足,是为显示须有慈悲,能引是心,我为有情成办利乐。】

是,前面的报恩的时候,也说为了要报恩,所以你要还报他。那个时候这个还报的心,既然说晓得一切有情皆是母,当然你针对着一切有情也生起,这样。那么前面所说的,就是单单这种心里边还不够,还不够,这个是说你单单还报,单单是慈心跟悲心;而主要的这个慈心、悲心,是主要的有了这个慈悲要还报他,才进一步能够引发现在这个增 (p279) 上意乐。既然你要还报他,要解决他的痛苦,要给他的快乐,那么当然你要究竟圆满地要完成这一件事情。所以,由于知道这个恩,要报这个恩,而策发这个慈悲心,因为这个慈悲心,所以要究竟利乐。这个一步一步,前面的因感得后面的这个果,而达到眼前这个所谓增上意乐。

It is very effective if you practice this continuously, being mindful of it in all of your physical activities during the period of post-meditation and so on, not just during the meditation session. 

【又此非唯于正修时,即修完后,一切威仪皆能忆念,相续修习增长尤大。】

前面所说的,整个的彼此前一重引发后一层的这个次第步骤,到了引发了以后,这样地修习。这一个修行,不但是说你正修的时候─它那个正修,就是前面说的,我们正规修的时候,每天是四座;实际上初学的时候,还不只四座,有的时候是六座,乃至于更多。说不但如此,而且修完了以后,在其他的一切状态当中,“一切威仪”就是说行、住、坐、卧,除了这个正修以外,你继续地还要“相续修习”。那么这样的话呢,这个力量就大,就大!

在前面啊,大家还记得吧?这个讲那个真正修行的时候,修完了以后应该如何去回向,回向完了以后那么就起座了。它下一座还没有开始之前,那个中间应该怎么办啊,也说得清楚。现在我们这个地方不妨回忆一下。说,你前一座修完了,回向完了,站起来到(p280) 下一座中间,假定你令你的心就放逸的话,那么修的势力就非常地微弱。那应该怎么办呢?应该继续地把你所修的这个内容,或者保持正念继续下去,或者看经论,闻、思,用种种的方法来助成它,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因为我们无始以来,这个心理状态就是非常强烈地、非常猛利地在杂染这种现行当中。实际上就是我们修的时候,还是在这种状态当中。就算是你修的时候,能够把杂染的这种现行能够切断,能够把要所修的内容提起来了,但是那个时候,它并不坚固。你稍微一放的话,它那个非常强有力的这个恶劣的现行,又来了,又来了!所以说,这个中间如果说你不提持的话,它结果呢,大部分的时间,还在中间那个上面又继续地增长这个染污之业。

而在前面中士道的时候,讲十二缘起支的时候,我们已经了解了,任何一个因位识,这个因位识在凡夫生死流转当中,就是无明相应的行,这个因位识。现在呢,在我们要想跳出生死轮回,乃至于要救度一切众生的话,这个是跟明慧、智慧相应的行。前面这个行,就是染污杂染之业;现在这个智慧相应的,这个就是净业,你这个由明慧相应的净业所生的因位识,这个识也是因位。同样的两个因位识,哪一个识先感果,主要的靠什么?靠这个因位识,你完了以后,以什么方式使它增长、增长、增长,而感生将来的结果。所以前面的因位识是“能引”,然后呢,要经过“能生”一支的滋润,才能够感得下面这个 (p281) 果。所以我们做的时候虽然修行,把这个善法相应的善净之法的因位识在修。可是你停下来了以后,你又不再努力了,于是这个时候仍旧在染法当中,滋长这个染污之业。对这个概念清楚不清楚?现在就非常清楚了。

所以,结果你忙了半天停在那里,好像烧水一样,啊,烧了半天,努力烧,烧完了,好、好,放在那里;然后呢,忙了半天,你忙别的事情。忙别的,冷下来,已经不好;现在实际上呢,这个两样东西,这个善恶两种法是敌体相反的。先呢,你把它烧、烧、烧、烧,等到你停下来了以后,不但不烧,然后你把那个冰啊把它加进去,加了个半天,然后你再来烧;烧完了以后,把冰又加进去,你说你烧到哪一年哪?懂不懂这个道理?或者我们说洗衣服一样,说你坐在那里努力地洗,等到洗完了以后,然后你一停下来啊,对不起,那个脏水啊,“吭、吭、吭、吭!”又过来了,或者脏东西又把你稍微洗干净的,那个脏又弄上去了,所以这个就不行。

所以他前面为什么告诉我们,就是说除了正修以外,如果你停下来让它放逸的话,这个力量很少。刚才说这个“让它放逸”只是说,喏,停在那里,不烧了;实际上,你既然善恶两样法是敌体相反的话,当你不烧的时候,这个恶法又来了,这个是它一个绝端重要的原则。那么再进一步,我们了解了十二因缘由因感果这个道理以后,这个概念就非常清 (p282) 楚、非常明白,非常清楚、非常明白!所以我昨天特别讲的要考的题目,你们注意!这个不是考,让大家努力地去深入地思惟,想办法把这个概念很清楚,然后这个概念所指的这里心理的行相看得很透,那个时候你修行的话,那就有了把握了。所以他这个地方告诉我们这个道理。

Kamalasila's《second Stages of Meditation》 says: Cultivate this compassion toward all beings at all times, whether you are in meditative concentration or in the course of any other activities. 

【《修次中篇》云:“此即大悲或住定中,或于一切威仪之中,于一切时一切有情,皆当修习。”】

喏,到处都是这样讲。那个正式告诉我们的修行的这个教授当中,就是说啦,现在你学的、修的这个大悲,在定当中─就是正修的时候─是如此,剩下来其他的一切威仪当中,也是这样。这个包括了什么呢?“一切时”,对时间,中间是绝不断;然后呢,大悲所缘的是一切有情,是没有一个例外,你一直在修它,就这样。所以说:

Here compassion is just one example; you must do the same when sustaining any meditation. 

【悲是一例,随修何等所缘行相,一切皆同。】

这几句话记一下!我们真正要修行的话,必然是如此;那么反过来呢,我们现在所以流落生死,也就是如此。昨天晚上我们温习的时候,大家记得不记得,这个袁先生是真正改变命运,固然有他的很多必要的条件在,可是等到那些条件一一具足了,最后他正式行 (p283) 持的时候,他那时候心里上有一个感觉。那个感觉是怎么呢?说从此以后,他改了名字叫“了凡”。这个改,不是改一个名字喔,他心里面的的确确晓得,说以前这是凡夫做法,以后啊不可以再这样做。了解了,他做的时候的心理状态呢,很明白的,他说得清楚,从前只是悠游放任,这是以前的;现在呢,因为照了这个办法做,内心当中有个战兢惕厉现象,他随时随地就是战战兢兢,就这样。

那就说明了我们平常在无始相应的,一直随顺着这个转,那么修行呢,反方向。所以随着无明走,流转生死,反方向的,是逆生死,这个道理我们必定要知道,必定要知道。然后呢你修行的时候,必定要如法如理地去做。这是为什么我们特别把那个教法,这么认真地来说明它。如果说你这一点做不到,听见了,完了以后,你心里什么状态呢?很清楚,仍旧是以前无始以来,这个无明相应的这种行业流转。根据这个,你说要除苦,可能吗?不可能。明明白白地摆在这里,因摆在这个地方,那么这种因必然感这个果。

所以这个地方特别地说明一下,我们必须应该认识的:所谓修行、修行,根本原因知道了,然后呢根本的方法也在这个地方,根本的方法也在这个地方。然后呢,你拿着这一点随便做什么事情,一切时处无非是藉着这个外境来帮助你、来策励你。帮助、策励不外几样东西,第一个净除罪障,第二个积聚资粮,第三个呢,回向增长无尽,就这三样 (p284) 东西。譬如说我们作早晚殿啊、供养啊、洒扫啊,以前是也一样地忙,可是忙这些事情啊─造罪。所以同样地,现在在这种事情上面,反方向,事情还是做,以前做了是亏本,现在同样地,是赚钱。所以这一点上面,不管说忏罪、积资等等,一样,还要回向增长无尽。所以在任何情况之下,你懂得了这个原则,现在这个地方修悲,那么也用它,将来当然其他的任何一个地方,还是要用这个原则的。

The great master Candragomin states [in his Praise of Confession]: Since beginningless time the tree of the mind
Has been moistened with the bitter juice of the afflictions
And you are unable to sweeten its taste. 
How could a drop of the water of good qualities affect it? 

【如大德月大论师云:“心树自从无始时,烦恼苦汁所润滋,不能改为甘美味,一滴德水有何益。”】

我们的心里啊,这个像棵大树一样,从无始以来一直灌的是“烦恼苦汁”,就是为无明、行这个痛苦的这个事情在滋润。那你要想改变过来的话,稍微加一点点的“德水”,加一滴的啊,那了不相干,了不相应!就好像一个大海一样,这里边整个的都是盐巴,然后呢你想稍微加一滴糖进去,把那个盐味拿掉,是绝不可能。

Thus he says, for example, that you cannot sweeten the very bitter and large trunk of the Tig-ta tree by pouring just one drop of sugarcane juice onto it. 

【谓如极苦,“滴哒”大树。】

像这一种非常苦极的这种树,那一两滴糖汁啊,就加上去要想令它甜啊,

Similarly, the mind-stream which has been infused since beginningless time with the bitter afflictions will not change at all from just a short cultivation of the good qualities of love, compassion, and so forth. Therefore you must sustain your meditation continuously. 

【以一二滴糖汁浇灌不能令甜。如是无始烦恼苦味,薰心相续,少少修习慈悲等德,悉无所成,是故应须相续修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