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广论手抄稿:旧版第五十卷b面

(手抄稿 第七册 p53)

得到确定不移的认识。这个确定不移的认识叫做深忍,深深地忍可在心里面,绝不动摇,绝不动摇。现在这种状态当中,容或我们听见了道理,说:啊,对、对、对!但是,听的时候是对,等到你听过了以后,心里面就没有了,这个是没有忍可在心当中。那么要怎么样才能够深深地印在心当中呢?这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努力地思惟、观察,多去想、多去想。要了解你不想这个道理的时候,你脑筋在想什么?脑筋在想什么?这个我们要认识的。你不努力地思惟这个三宝,我们的脑筋就在烦恼当中现行,就这么痴痴呆呆啊,就这么痴痴呆呆,大部分当中,就这么痴痴呆呆地一生过去了。

所以现在有很多人都是好人,唉呀!说起来平常看见他就这样,嗯,嗯,也没有脾气,也没有什么,很好,但是呢就这样,提也提不起,放又放不下,就这样的。然后呢看 (p54) 见一个好东西,喔唷,眼睛瞪大了,人家骂他几句又受不了,然后一点点东西,就这样来了。也未尝不想修行,结果呢虽然你要跳脱痛苦,因始终在这个恶业当中,烦恼当中转,怎么可能得到这个好果嘛!要很清楚、很明白。所以说这个地方你认识了,你自然而然晓得了:哦,对、对、对!现在认识了,那时候你自然就提起心力来。对!不要让这个心随着这样的,就是说努力地。就是你太累,我宁愿去睡觉,睡完了以后起来,这个精神很好的时候,努力去思惟观察,然后呢深入去想这个道理。想累了,跑出去散一下步,回来再来!这样做,你努力去做,保证有效,必然有效,而且。

否则的话你就这样,哎呀,要你做嘛你提不起来,要你放嘛又放不掉,欸,那就这样的。然后呢披了这身衣服,真正的功德没有积,然后呢浪费信施是有余;弄得不好的话,还要去说长弄短哪,对不起,那除了地狱以外,的的确确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呀,这是我们要了解的。如果说你能够真正地善巧的话,嘿,妙了!你同样做一个功德,披了这件衣服,做的这个功德,那在家人是绝对比不上,后面告诉我们,后面会告诉我们的。所以我们今天的的确确不是三生,是无量生的有幸,能够跑到这个佛门当中来,又得到了这样的圆满的正法,好自努力!这个岂只事半功倍,你只要一点点的这个努力的话,得出来的功德,是无量倍数啊!

(p55) 我们现在了解了这个:哦!原来一切真正到最后又找到了,一路上面找进来,这个门越找越近,越找越近了。最后这个门在哪里呀?嘿嘿!对于业果道理正确认识,然后深入地思惟,使它深深地忍可在心当中。所以第二归依以后,必然跑到说:

p. 117 (6)

b Developing the faith of conviction that is the root of all temporary happiness and certain goodness

【第二引发一切善乐根本深忍信。】

嗯,对了,怎么样才能够对于这个业果的道理,这个业果是引发一切好处的根本,对于这个道理要深深地思惟,引起内心当中一种强有力的胜解,这个胜解就是深忍、安忍。这个决心就能够安住在这上头,不被动摇。

分三部份,告诉我们这个道理,我们去思惟。

1’ Reflecting on karma and its effects in general. 

【① 思总业果,】

先思这个业整个的总相。

2. Reflecting on karma and its effects in detail. 

【② 思别业果,】

然后各别的内容。

【③ 思已正行进止之理。】

了解这个道理以后,那么该怎么样如理取舍,坏的马上停止,好的赶快努力!

The explanation of 1' is divided into two: 

【初中分二,】

那么,总说这个业果的道理,分两部分:

1. The actual way in which to reflect in general. 
2. Reflecting on the distinctions among the varieties of karma. 

(p56) 【① 正明思总之理,② 分别思惟。 今初】

第一个呢,把这个业的整个的道理说一下,然后呢怎么样去一个一个地思惟它、观察它。这个第一个。

In general, the actual way to reflect on karma and its effects entails four points: 
1. The certainty of karma
2. The magnification of karma
3. Not experiencing the effects of actions that you did not do
4. That the actions you have done do not perish

【◎ 初中有四。】

这个整个的业分四个大纲,这四个我先说一下:第一个业决定理,第二个业增长广大,第三个业没有造碰不到,第四个造了以后,绝对不会失去。这个业的特别的行相,我们要把握得住,要把握得住。一切的苦乐都有它的原因,你造什么业,就感什么果,丝毫不差,这第一点。还有造这个业本身会增长广大,造小小的业,会增长广大变成功很大的果,这个还有这个特质。第三个呢没有造的业,绝对碰不到。造了,绝对不会失去,这是第四个。如果我们了解了这一点,对眼前的事情,没有一点好抱怨。不管是任何一点的苦乐,不要抱怨,抱怨谁?抱怨自己,你造了,就是逃不走;你不造,绝对不会碰上你,绝对不会碰上。

所以这个道理我们千万要把握得住,你如果能够把握得住这点的话,眼前的很多的是 (p57) 非等等都没有了,一点都没有了。万一有什么不对,你总会反省嘛,很简单。然后你反省净除,欸,解决嘛!反之,你不懂得这一点,嘀嘀咕咕去的话,那辗转增上是越弄越糟,越弄越糟。现在所以我们一般世间是未尝不想找快乐,未尝不想去苦恼,得不到办法,所以叫做缘木求鱼,南辕北辙,越跑越远哪,越跑越远。现在这告诉我们正确的道理。看文:

1 The certainty of karma: All happiness in the sense of feelings of ease—whether of ordinary or noble beings, including even the slightest pleasures such as the rising of a cool breeze for a being born in a hell—arises from previously accumulated virtuous karma. 

【业决定理者,谓诸异生及诸圣者,随有适悦行相乐受,下至生于有情地狱,由起凉风,所发乐受,一切皆是从先造集善业所起。】

不但是我们“异生”凡夫,就是“圣者”,就是圣人,他一切还是由业来决定的。不管他所受的任何一点点的快乐,适悦的,这个快乐都是欢喜的。这个当然,人间、天上等等快乐不谈,哪怕你生到地狱里边去—这个地狱里面难道还有快乐吗?是啊!当你油锅里煎完了以后捞出来,摆在地上凉风一吹,那时候也有一点的快乐的时候欸,这样。然后等活死完了以后,他喊:“等活。”他又活过来了,那个时候有一些快乐的时候。哪怕这么一点点快乐,还是以前你造的这个善业,你看看!反过来,

It is impossible for happiness to arise from nonvirtuous karma. 

【从不善业发生安乐,无有是处。】

这个快乐从不善业来的,绝没有、绝没有这个道理。这个是快乐,苦呢?

All sufferings in the sense of painful feelings—including even the slightest suffering occurring in an arhat's mind-stream—arise from previously accumulated nonvirtuous karma. It is impossible for suffering to arise from virtuous karma. 

(p58) 【所有逼迫行相苦受,下至罗汉相续之苦,一切皆是,从先造集不善而起。从诸善业发生苦受,无有是处。】

不要说我们凡夫,哪怕罗汉,凡是有任何苦,苦的行相是逼迫,唉,教我们受不了的。哪怕你已经证得罗汉果的圣者,对不起,这个罗汉的圣者还有“相续之苦”,还是痛苦的呀!这个所有的痛苦,都是以前你造的不善业。从善业造了以后他感苦,绝没有,绝没有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一切的苦乐都是业来决定的。所以诸位呀!不要贪便宜,没有便宜可贪。你的这个一点点的好处都是你造自己的业,你想到这一点的话,你要想找便宜,赶快努力,你造这个好的因造下去,一定有好处在。千真万确的!

而造好因,唯一的是得到暇满人身,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暇满人身,尤其是穿了这件袈裟。你一穿袈裟,你做同样的一点点好处,这个在家人怎么造也比不上。这个道理说起来很简单,我们用两只脚跑,哪怕你飞毛腿,你怎么跑,绝对跑不过汽车。要想跑得过飞机,那更不可能;跑得过火箭,那谈都不要谈。我们被了这件衣服,就像飞机一样快,你尽管坐在这地方,对不起,你坐在这地方,它就快得不得了。所以被这件衣服,弄得不好的话,固然是非常严重,弄得好的话,功德也不得了。所以这一点,我们晓得: (p59) 啊,原来这样啊,一切都是业来决定的!那么下面道理说明了以后,引这个经论来证成。

The 《Precious Garland》: From nonvirtues come all sufferings and likewise, all miserable realms. From virtues come all happy realms and the joys in all rebirths. 

【《宝鬘论》云:“诸苦从不善,如是诸恶趣,从善诸善趣,一切生安乐。”】

一切的苦,都是不善业,不善业,你不善业越多苦得越厉害,乃至于到恶趣去,这样。善业呢?然后到善趣去。反正总是好的到好的地方,果报;坏的因,得到坏的,这样。所以这个道理,决定如此。

Consequently, happiness and suffering do not occur in the absence of causes, nor do they arise from incompatible causes such as a divine creator or a primal essence. 

【故诸苦乐非无因生,亦非自性,自在天等不顺因生,是为从总善不善业生总苦乐。】

一切的苦乐不是无缘无故来的,都有它的原因的。也不是自性,不是说天生如此的,这是外道。印度有各式各样的外道,他们持的论调,有的人说无因生,这个顺世外道,顺世外道是无因生。像我们现在很多人说:“啊!这就是反正你碰运气。”因为有无因生,所以世间的种种坏事,他总是觉得莫名其妙可以勉强得来的;得不到!它也不是自性,乃至不是自在天,“自在天等不顺因”,不顺因。都是从什么?总的这个道理—善感乐,不善感苦,这个道理。

Rather, happiness and suffering, in general, come from virtuous and nonvirtuous karma, and the various particular happinesses and sufferings arise individually, without even the slightest confusion, from various particular instances of these two kinds of karma. 

【诸苦安乐种种差别,亦从二业种种差别,无少紊乱,各别而起。】

(p60) 一切的苦也好、乐也好,种种的差别,都是从造两种的业不同,彼此间一点不会乱,你怎么样的业,就感什么样的果。现在我们造的都是杂染之业,善中嘛有不善,不善中嘛有善,所以我们感得这个人间叫苦中作乐,这乐中是有苦啊,就这个样。现在我们要分别得清清楚楚。赚了钱,对不起,赚了钱,有苦恼;但是你没有钱,没有钱也有没有钱的快乐。这是什么呢?就是善因当中有它的杂染之业,但是恶业当中,也有它的善因在,种种的,一点都不乱的。

Attaining certain knowledge of the definiteness, or nondeceptiveness, of karma and its effects is called the correct viewpoint for all Buddhists and is praised as the foundation of all virtue. 

【若于业果,或决定相,或无欺罔,获定解者,是为一切内佛弟子所有正见,赞为一切白法根本。】

这句话记住,这句话记住!这个道理佛法的整个的根本。假定我们对于这个由业感果确定的道理,对它一点都没有欺罔,换句话说,你认得得清清楚楚,心里面绝不含糊而确定不移的话,这个是什么?这个是真正佛弟子的正见。我们所谓的正见、正见,就是什么?就是这个,真正的正见。天下任何事情没有一个例外的,决定从这个上来的,所以这一切白法的根本,基础就在这里。我们所以眼前所有这些很多各式各样的是是非非,都从得不到正见,不了解这个。你一旦真正了解这个,得到了这个,天下太平,所有的争论, (p61) 所有的问题彻底解决。

人家偷人家的懒,你最多只有怜悯他:哎呀,这个人真可怜哪,我有力量帮忙他。你心里面绝不会生起一点烦恼来。他来打了你了,你也生不起一点烦恼来;他来骂了你了,一样地如此,乃至于他杀了你了,都是如此。为什么呀?你懂得,就是业感果嘛,他为什么要来骂你呀,他为什么不来骂我?欸,原因很简单嘛!就是你前面怎么去伤害他,现在还了债,还了债,那当然理所当然嘛!天下的所有的事情,前面的固然如此,眼前的也是如此,你也不会随随便便去做这种事情了,这是佛法的根本。

因为它…… 有人说佛法不是讲空吗?一点都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空故缘起,缘起故空。缘起的相就是什么?业,如是因感如是果,这样嘛!它本不是天生有自性的,一切看你造什么因,感什么果。所以这个道理是佛法真正的根本,正见从这个地方建立起来。那么现在这个第一个大原则,了解了是业。还有呢这个业,还有一个有趣的事,第二个

p. 118

2" The magnification of karma. 
An effect of immense happiness may arise from even a small virtuous karma. An effect of immense suffering may arise from even a tiny nonvirtuous karma. Hence, internal [karmic] causation seems to involve a magnification that is not found in external causation. 

【◎ 业增长广大者。谓虽从其微少善业,亦能感发极大乐果,虽从微少诸不善业,亦能感发极大苦果,故如内身因果增长,诸外因果无能等者,】

不但如此哦!这个业还有,你造了一点点的善业的话,欸,却能够感发大的乐果;反 (p62) 过来,从小小的不善业,可以感发绝大的苦果。为什么?这个业本身会增长广大的,它会增长广大的,这个道理,我们要了解。那么这个从哪里增长广大起?从内身因果增长。这个因果的增长,后面会详细讲。业本身是什么?后面详细讲,我这里简单地说一下。

业叫思、思已业;主要的是我们的思心所,就是行心所,这个是业。然后呢有了你这样的思惟的行心所,然后呢譬如你想:哎,这东西好!那你就要动身发语想办法去追求。然后你想这个东西好,譬如说你欢喜吃这个东西,然后你就跑到厨房里边跟人家说:“欸,这个营养,这个好呀!”对吧?你的业,自然而然你就跟着来。然后你不欢喜这个东西,你就说:“唉,这个不好啊,这个不好啊!”你的身口就跟着来了。这个是什么?这个就是业。而这个里边,主要的主动者是谁?就是你的思心所。

所以往往造一个业,在你还没有说话之前,你想了半天了,说,我要去说它,用什么方式方便善巧?你嘀咕了半天,那段时候,这个业都在增长当中,如果说恶的,那就是恶业增长;善的,就是善业增长,这个我们要了解的。所以将来真正修行,这是最重要的关键所在。往往行为上面很小一点点,结果因为这个增长的关系,小的善,得到大的善果;小的恶,得到大的恶果。这个道理我们要正确地了解,这地方说这个原则,这地方说这个原则。关于后面也会详细告诉我们,这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一点,大家务必努力。听完 (p63) 了以后,好好地自己看书,好好地自己再来重新温习思惟。我现在继续下去:

Moreover, it is said in the 《Collection of Indicative Verses》: 
Like a poison that has been ingested, The commission of even a small sin Creates in your lives hereafter Great fear and a terrible downfall. 
As when grain ripens into a bounty, even the creation of small merit Leads in lives hereafter to great happiness and will be immensely meaningful as well. 

【此亦如《集法句》云:“虽造微少恶,他世大怖畏,当作大苦恼,犹如入腹毒。虽造微少福,他世引大乐,亦作诸大义,如诸谷丰熟。”】

这个就是指增长,虽然你造了很少的一点点恶业,但是感果的时候,感到绝大的恐怖,极大的苦恼。为什么?它增长嘛!就像一点点的毒,一跑到你身上,毒虽然一点点,结果把你这么大的身体弄坏掉了,它会增长的。反过来,造了微少的一点点的福,下一世可感到绝大的快乐。就像谷子一样,那个谷子种下去是那么去一粒,喔唷,长出来是这么多!长出来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譬如说,我们种一个随便的一棵树,苹果树,一粒子那么小,喔!长出来的满树的苹果,说不定几百斤,它会增长的,就是这个道理。

Become certain about how great effects may arise from small actions by studying the narratives of past events presented in texts such as the 《Bases of Discipline》, the 《Sūtra of the Wise and the Foolish》, and the 《Hundred Actions Sūtra》. For example, there are the stories from the 《Bases of Discipline》 about the herdsman Nanda and the frog beaten by his staff, the goose, the fish, the five hundred tortoises, the five hundred hungry ghosts, the farmer, and the five hundred bulls, and, from the 《Sūtra of the Wise and the Foolish》, the accounts of Suvarnadevatā, Suvarnavasu, and Hastipāla. 

【从轻微业起广大果,此复当由说宿因缘发定解者,如《阿笈摩》说,牧人喜欢,及彼手杖,所穿田蛙,五百水鹅,五百鱼龟,五百饿鬼,五百田夫及五百牛,所有因缘。并《贤愚经》说,金天金宝牛护因缘,当从《阿笈摩》及《贤愚经》,《百业经》等,求发定解。】

(p64) 这个告诉我们,那轻微的业可以感到广大的果,对这一点我们正确地认识。那么下面,经论上面告诉我们的,说那些公案,很多公案。比如说,《阿笈摩》就是那个《事教》,还有就是这个《贤愚经》、《百业经》、《杂宝藏经》,那“本生”哪,谈当中,很多。这个地方,我们要确定去了解。这里我说一个公案,说一个公案,这个公案,叫金猫因缘,金猫因缘;因为这个地方非常多。

那金猫因缘是怎样一个因缘呢?佛世的时候,有一个地方,叫恶生王,你听了这个名字就可以晓得这个人不大好,叫恶生王。那么是谁呢?是大迦旃延尊者去化度的。有一天他自己在王家的花园当中玩啊,一看见一个猫,这个猫从那个东南角跳到西北角,一看那个猫跳过去,金光一闪,欸,一看原来这个猫是金子做的,金颜色的。那个金颜色的猫总没有看见过吧!他马上找,欸,不见了,一看一个洞,它钻到那个洞里面去了。他是一个帝王嘛!哦,这个谁都没有看见过,然后叫人家把它挖出来,一定要去挖挖,挖了半天,猫没有挖到,“咔!”一下挖到一个铜,一个大的铜坛,好大的一个大铜坛。结果打开来一看哪!一铜坛满满的都是金子,这么个多!这个把它抬出来,抬出来一看,下面还有一坛;再抬出来,下面还有一坛,三坛。哇,这么多金子!结果三坛拿完了,向前面又有三坛,啊,继续地挖,反正他是国王嘛,结果挖了五里路都是这个,都是这个!嗯,这个好 (p65) 啊!那个一大坛大得不得了,那个一坛这个容量我都忘记掉了,反正那个大坛装几合,一合就是十斗,有一石。你可以想一想一石的稻子谷子都一百多斤,一坛的金子,那不晓得几万斤,这么多啊!结果五里路,这么一排排得去。   

平常他们遇见这种事情都要问那个教士或者婆罗门,那恶生王也信了那个迦旃延尊者,就问迦旃延尊者说:“我居然碰见了这种事情,这个好是坏呀?”“哎,这个好的,这该你得的。”“那什么因缘?”哦,原来这样。原来当毗婆尸佛的时候,毗婆尸佛是谁?毗婆尸佛就是七佛之首。现在我们是贤劫,就是贤劫之前是庄严劫,庄严劫最后一尊佛是毗舍浮佛,最后一尊佛,再下面推,尸弃佛,然后呢毗婆尸佛。所以从…… 平常我们说七佛、七佛,毗婆尸佛,毗婆尸佛离开现在是九十一劫。那么那个时候说有一些出家人乞食,那个出家人在那个大街上面把一个钵摆在那里,说这个是无尽藏,谁去供养他的话,得到的福是无尽的。那么那个时候有一个樵夫,樵夫就是山里面打柴的啦!他跑到山里面打柴,那么拿了柴去挑到街上面,卖掉了以后换饭吃。现在当然工业社会没有的了,平常的时候,那生活很艰苦的,往往一担柴,卖不了几个钱。那一天就是换了三个铜板,他天天就是换到了,然后呢去吃。

那回来的时候,看见那地方,唉!他一想:我实在太穷了,人家广兴供养,我为什么 (p66) 这么穷,就因为以前没有供养过,所以如果再不供养,也不知道穷到什么时候!今天遇见这个机会,他就要供养,所以他就舍掉了。他饿着肚子哦,这个不简单喔!现在我们吃得饱饱的,叫你少吃一点都舍不得。他是饿着肚子,把仅有的三个铜钱,丢在那个钵里边。然后一路回去欢喜:“哎呀,好!越想越欢喜,我以前从来没有种过那个善业,啊,真是欢喜!”结果从那个地方跑到他家里五里路,他一直欢喜、一直跑,到了家了。然后到了家了,欸,想起来了:“哎呀,今天吃的东西没有了!”所以这个欢喜的心就停了,到那里为止。从此以后九十一劫以来,他生生都生到天上,然后人间,永远是这样。这一世还感得这样的果报,这一世还感得这样的果报,得到那么多。

他说:你丢他的,供养三个铜钱,得到的什么?就三坛。然后呢供养完了以后你一直欢喜,这欢喜什么呢?随喜嘛,他一路欢喜跑五里路,然后呢这个五里路一直在增长,所以五里路一直这么多。这个说明什么?业的增长广大。这一点不要小看哦!平常我们一点小小的事情就摆在脑筋里面,成天上晚地去想那件事情,这个恶业的增长广大。所以我要告诉你们要思惟呀,碰到一点小小的事情就摆在那里,对不起!你老在那个地方的话,那个都是你的地狱业,你什么时候放不下,什么时候就在那个地方。反过来的话,你如果一天到晚想那个的话,那个就是好,造的善业,增长广大。你们有空好好地去看看那些《贤 (p67) 愚因缘经》、《杂宝藏经》、《百业经》,说得清清楚楚,太多这种类似的公案,上面说得太多的,我也不能一一告诉你们,你们自己去看。

所以与其我们浪费这个时间,你去看,看完了你再欢喜,那个时候你有多少时间欢喜的话,就有多少的功德在那里。如果你念佛,你固然念的时候固然,念完了你又欢喜:“哎,我真欢喜啊!刚才我居然一直念佛。”对不起!这个功德还在那儿一直增长,这个就是业的特别。所以平常修行人居然苦苦恼恼,我实在觉得这些人真可怜哪,不知道修些什么!因为我现在说的千真万确,你修行了、皈依了以后,就获大欢喜。喏,懂得吗?前面不是获大欢喜吗?千真万确。你修的时候固然是欢喜,修完了以后,然后你想到这欢喜,眼前是欢喜,将来还得到这么大的果报,这个三宝的威德的不可思议!修行人苦恼的话,这实在是完全弄错了,真是颠倒,也可以说非常可惜的事情啊!   

昨天几个问题,大家想过没有?第一个是说晚上喝牛奶应该不应该供一供?现在我来问,这个里边只有两种情况,一种肯定知道的,一种是不知道。如果说你们对这个答案不知道的请举手,不晓得该怎么办的。好,放下来。那么没有举手的知道,知道的分两类,有一种是该,有一种是不该。觉得该供的请举手。哦,有两个,好。觉得不该供的请举手。某法师,你什么意思?你昨天在这里,我问了,大家都听了,对不对?所以说过了, (p68) 你应该去想一想,这个地方只有两种情况:知道、不知道,所以你就是不知道,那就以后老老实实说不知道,这个含含糊糊这个不是个办法,注意啊!

那么现在我告诉你,这个基本的概念,你们要了解。他前面说得很清楚,净水以上都应该供。主要的问题是说,你现在这个东西是不是清净?清净的该供,任何情况之下,不限时间,就是依你自己的心。如果你是晚上喝牛奶,你不该喝,你本身就错了,你是犯了罪,这不清净。如果说你晚上有病缘该喝,为什么不供,为什么不供?这是第一个理由,我们要分得很清楚。然后呢,这第一点拿我们的立场上来说。然后拿佛的情况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