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广论手抄稿:旧版第四十一卷A面

(手抄稿 第六册 p3)

那之前怎么准备啊?你必定有了解了才好准备呀!所以他进一步说,那么既然要这么死,死了以后,以后到哪里去啊?

p. 85 (12)

Contemplating what will occur in your future life: the happiness and suffering of the two types of beings. 

【◎ 第二思惟后世当生何趣,二趣苦乐者。】

这个是我们应该了解的。死了以后到哪里去?去的地方是好、是坏?这个我们应该正确地认识。

Since it is certain that you will die soon as previously mentioned, you cannot remain in this life. As you do not cease to exist after death, you will be reborn. 

【如是决定速死没故,于现法中无暇久居,然死而后亦非断无,仍须受生,】

来了!啊,现在既然现在是决定要死,而且这么快地死,不但这么快地死,等到你死的时候,不管你眼前得到的所有的东西,到临终的时候,像梦一样。啊!一点意思都 (p4) 没有。我们不必说等到临终,这眼前现在想一想,说回想几十年的人生,以前的人生留下来什么?唉!一无所有。不管你年轻也好、年老也好,这千真万确的事实。你了解了这一点哪,不要等到死,那死的时候就是这个情况,不是吗?就是这样。所以说这样了解了,啊,你就不会忙这个现在啦!那么谈以后,这个以后呢?对不起!以后并不是说死掉了,没有了,它还要继续地向前。那个时候就要看看啰!那个时候就要看看前面:

Furthermore, you will be reborn in either a happy or a miserable realm, because there is no birthplace other than among these two types of beings. 

【此复唯除二趣之外无余生处,谓生善趣或是恶趣。】

将来前面到哪里去?两条路,只有两条路:一条善、一条恶。善的受乐、恶的受苦,就是如此!

p. 86

Since you are controlled by your karma and cannot choose where you will be reborn, you will be reborn in the manner in which your virtuous and nonvirtuous karma impel you to be reborn. 

【于彼中生,非自自在,以是诸业他自在故,如黑白业牵引而生。】

那么,将来到善趣、恶趣当中去,是你做得了主吗?对不起!做不了主。这个我们很清楚、很明白,我们没有一个人做得了主。实际上我们虽然信得过,但是呢,我们好像无法体验,说:“还没到嘛!还没到嘛!”这倒是一个事实。死的时候到底怎么死?到哪里去?是还没到。可是这个经验,我们却是眼前哪就可以体会得到的。你说怎么个体会法?因为这个死亡在我们整个的人生之流当中,也就是一个刹那,也就是一个段落。而我们整 (p5) 个的人生,一直在这个相续之流当中,从无始以前流向无始以后,永远不停的。

譬如我们感受得到的每一个时候,就是现在当下的一段,这个是人人感受得到的。请问:现在我们当下的一段,你能够把握得住下面到哪里去吗?也许有人说:“我能够。”对不起!不能够。我说“你不能”。这个以前已经谈过这个问题好几次了,我说“你不能”,你说你接受“我不能”,当然是不能。然后呢,我说:“你不能。”你说:“我能。”请问:你说“我能”的时候,你是不是在回答我啊?你是被动的,你还是被动啊!我说:“你不能。”然后你怎么说?“我能。”你说“我能”是什么?你回答我说你,所以你是被动的,既然是被动的,请问你是主动还是被动?这个道理清楚不清楚?对不对?是!那就是说很理智的时候啊,尚且都是被动的,何况你糊涂的时候。这是理论上面。

现在我们看实际上的情况来说。实际上的情况来说,当你病得痛苦的时候,哼呀、哈啊,你能不能叫它不要痛啊?不行!当你饿的时候,你能不能叫它不要管啊?不行!眼前任何一样东西摆在前面的时候,你看起来你叫它不贪,行不行啊?不行!你叫它不瞋,行不行啊?不行!你在这儿打瞌睡的时候,叫它竖起头来,就竖不起来!请问你哪一样东西做得了主?不是很明白的事情摆在这里嘛!尽管我们在那儿讲话,你下面说哪一句话,你也不知道,只是顺着这一个形势,这个业的流向前,对不对?所以实际上呢,真正地引发 (p6) 我们向前的,为什么叫业?是不是叫引业!哪,这个就是业!就是说你一点的主宰都没有的,完全靠这个东西,这个就是业。所以我们真正要修的就是这个。所以“以是诸业他自在故”,向前引发你的,什么?业。完全看这个东西,它在做主的。那么业有两种,一个黑业、一个白业,这个东西在牵引着你向前走啊!

所以啊,从这地方我们要了解一个绝端重要的事实,一步一步都是紧跟着来的,这个彼此间都相关不能分开的。暇满的人身很快地死亡,死亡了以后呢,然后下一生你做不了主;而做主者,引导你到下一生去的—你造的业,那么这个业是善业、恶业。现在我们呢,这个两者当中啊,在这地方要观察、思惟一下,要认识一下。

【如是我若生恶趣者,当为何等,】

既然只有两条路,那么先看看,到恶趣怎么办?也许有人问:“欸,为什么不先想善趣啊?我们有可能到善趣。”这个话是有道理,但是我们要了解啊,任何一件事情,说“凡事豫则立”,你事先预备了,总是没有错。我们真正预备的时候,总先把坏的预备好,好的本来是你祈求的,对不对?不必预备,你预备它干什么?我们真正预备的应该预备坏的东西,那个才是真正重要的。这个很清楚、很明白。所以现在这里同样的,你先预 (p7) 备不要到坏的地方去,你如果这个预备好了,那么将来只有到好的地方。到好的地方去,这个是你所期望的嘛!所以你不必事先去担忧,真正要担忧的话,喔,避免到坏的地方去,所以这个地方先讲坏的。

This being the case, contemplate the suffering of the miserable realms,

【故应思惟诸恶趣苦。】

先想想“诸恶趣”的状态,应该怎么办?想想它的苦。假定你了解这个苦以后,然后你想到:唉呀!这么的苦法,谁都不愿意去。又了解这一个苦,引导的原因还是你自己造的业,既然你自己造的业,那还是靠你自己,所以你生前赶快努力,避免造,将来你自然可以不受这个苦。这是他为什么说明的,佛整个说法的时候,第一件说苦的原因就在这里。先让你了解了以后啊,你赶快努力,趁现在努力呀,造好了善业,去的时候—好!快乐了。

所以这个事实我们大家都了解的,眼前不管是乐、不管是苦,到临终的时候没有什么。但是如果说你现在啊造了很多恶业,眼前贪图的快乐,这个快乐什么都没有,将来受苦,唉呀,那痛苦啊!反过来,你眼前虽然努力,苦一点,等到你临终的时候,苦的也没什么,但是后面那个快乐却是好的,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所以这一个地方,是为什么先 (p8) 要我们思惟这个恶趣的真正道理。所以说我们先看看,这一生完了以后,下一生该去—看苦的地方。

thinking: "How would it be if I were born in a miserable realm?" As the protector Nagarjuna says: Reflect daily on the hells, both those extremely hot and cold. Reflect also on the hungry ghosts emaciated by hunger and thirst. Observe and reflect on the animals overcome by the suffering of stupidity. Eliminate the causes of these and create the causes of happiness. A human body in this world is difficult to obtain. Once you have it, diligently stop The causes of miserable rebirths. 

【如龙猛依怙云:“日日恒应念,极寒热地狱,亦应念饥渴憔悴诸饿鬼,应观念极多愚苦诸旁生。断彼因行善,赡部洲人身,难得今得时,励断恶趣因。”】

说我们真正应该做的事情,应该做些什么呀?那这个才是我们要做的。刚才说我们也可能去好的地方—就像前面念死,说今天死、不死,不一定,但是为了我们的好处起见哪,绝对不能想不死,反过来要想着必定死;那同样的,将来我们去苦跟乐两个地方是不一定,但是我们一定要想苦的。为什么?因为你想到今天必定死,是马上修;然后你想到将来一定要去苦的地方,你更会努力拼命修,结果修了以后到快乐的地方。你想得越多,修得越好,是越快乐,这岂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吗?这个才是我们人—得暇满人身的人,真正异于畜生、强于畜生之处。这一点哪,所以了解了以后,下面呢每一部分对我们就产生绝相应又很有用的功效了。

所以“日日恒应念”,这个日日,不但是每天,时时刻刻!是我们一天到晚,真正脑筋里面思惟观察的就是这些。想什么呀?啊,寒热地狱,哎呀,不得了啊!这个是寒地 (p9) 狱、热地狱是痛苦啊!下面会详细告诉我们,那时真是一点都受不了啊!我们现在太多人哪,总觉得:哎呀,这个也不行啊,那个也不行啊!唉,等一下说这个饿了嘛,饿了也不行;饱了嘛,饱了也不行;然后呢生一点小病也不行。实际上,所有人世间这种东西啊,比之于地狱来的话,你世间再苦,啊,那比之地狱是天堂啊!所以我们不了解之前哪,的的确确是很难提得起劲来修行。一旦你真的了解了以后,就算你现在痛得地上爬,你还是会拼命努力地修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这一点是我们务必要知道,务必要知道!

我看见太多这种古代的、近代的这种真正的修行人哪,真正的修行人都是这个榜样—你叫他不修啊,他就是办不到,他再艰苦的状态当中,他就会能策励。那么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这个地方要提一下。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我们平常业障太重。我们所以常常说:“哎呀,我业障太重啊!”这个话呀,如果你不懂得道理的,在一般人说起来,这是个最好的藉口,也是个事实。你真正懂了道理了以后,你就千万不能这样说了。你业障重的结果,是什么?堕落!眼前叫你快快乐乐的,你都没有办法挺得起来,而不能向上,你拿这个业障重找这个藉口,将来一旦堕落了,什么样的样子啊?

我们人都是贪着一点小便宜,不要说再大的业障,你常常想着这件事情,现在忽然之间地震来了,叭!天翻地覆的话,哎哟,你呀跑得第一个快!我想我们人人可以体会得到 (p10) 这件事情。这个真正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就是我们没有如实如理地体会到。所以不能如实如理,就是业障重。当你真正了解了以后啊,说业障不重的人都拼命修行,你业障重的人还不修行的话,那个痛苦就跟着来啦!所以你了解了业障重是更应该拼命,更应该努力,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这个才是正确的认识,有了正确的认识以后,必然的结果啊!当你了解了这一点,你就更努力去想办法找这个问题,然后策动自己修行。所以说来说去,整个的重要的观念就在我们知见不正,没有得到正知见,这是修行第一重要的一个问题。

所以刚才说地狱,下面呢饿鬼,然后呢畜生,这个是我们应该努力观察的。看见了他们这个恶道当中的苦,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断彼因”,应该断那个恶因,净除罪障,然后呢努力地积聚资粮,行种种的善。要想净除罪障,修行种种的善净之业啊,必定要靠暇满的人身,而今天、现在居然得到了,所以这个时候啊,赶快要拼命努力,“励断恶趣因”哪!当你断恶趣因的时候,就是善净之业造起来的时候。这个是龙猛菩萨,龙树菩萨告诉我们的。

It is extremely important to meditate in general on the sufferings of cyclic existence and, in particular, on the sufferings of the miserable realms, 

【此中所修生死总苦,恶趣别苦,至极切要。】

关于这一点当中,所以修行的时候,必定要拿这个苦这个道理来策励我们。关于苦的道 (p11) 理分两部分:一个呢,整个生死轮回之苦是一无是处;而特别什么?恶趣之苦。这个是最重要、最重要,也是修学佛法的宗要。所以佛出世的时候,第一个说苦,然后呢讲苦因。

for if you contemplate how you have fallen into the ocean of suffering, you will then turn away from it, and thereby overcome your pride and arrogance. 

【谓若自思堕苦海理,意生厌离,能息傲慢。】

第一个,假定你能够如理地思惟将来要堕落,眼前已经在生死轮回当中,这一个生死轮回当中是一无可取。而虽然得到人身了,尤其是将来堕落三恶道,真是恐怖万端!一想到这里,啊!对所有的一切会产生大厌离。你一旦厌离了以后,嘿,眼前这种问题都解决了!我们眼前所以不能解决的,都是个“我”,一有这个“我”,这问题都来了—傲慢,把我总是看得高高的,总是瞧不起别人的,总是生贪、总是生瞋、总是生痴,所有的这些统统拿掉了!所有的情面,什么放不下的事情,统统去掉了!这第一个。

Seeing suffering as the result of nonvirtuous karma, you will be careful to avoid sins and infractions. Since you want happiness, not suffering, and understand that happiness is the result of virtue, you enjoy cultivating virtue. 

【由见苦是不善果故,于诸恶罪极生羞耻,不乐众苦故,而乐安乐。由见安乐是善果故,于修善法深生欢喜。】

更进一步,说你看见那个苦海的苦啊,所以厌离。然后呢,想办法找到它为什么会这样苦的—哦!原来是做种种的不善的因,结的这个不善的果。既然是造恶业感得这样的苦果的话,所以你造恶业会羞耻。啊!觉得我这个人真是啊,生了一个人,算起来还聪明(p12) 的,结果愚痴得不得了,关于这个道理都不懂,还算人吗?啊,真是觉得惭愧呀!所以我们平常,处处地方谈这个责备别人,这些事情都没有了。弄了半天自己还不行,这个惭愧生起来了。

同时呢,因为我们怕苦,要求安乐,那么安乐是怎么来的呀?啊!由于造了种种的善法,所以呀对“修善法深生欢喜”。我们眼前是什么?欸,讲修行,啊,真提不起来!哎呀,叫你去做啊,真提不起来!为什么提不起来?贪一点快乐。这个贪快乐、要快乐,千真万确人人都要。说实在的,就怕你不贪快乐,不贪快乐,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要贪快乐了,那么你进一步问:这快乐哪来的?欸,快乐是修行来的!既然修行来的,你就肯修行了。所以我们现在真正地不能修行,不是贪快乐,而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们真正要修行,一定要如法地去修行,真正地了解了,说:哦,这个快乐是要修行得来的,痛苦要修行避免的!那个时候啊,的的确确你就会努力去修行了。这是对自己来说。

Once you have assessed your own condition, you develop compassion for others. After you have turned away from cyclic existence, you develop an aspiration for liberation. Frightened by suffering, you fervently go for refuge to the three jewels. 

【由量自心而悲愍他,由厌生死希求解脱,由畏众苦,发起猛利真归依等,】

那么更进一步,因为呀你自己感受到生死轮回的痛苦,自己要求快乐。然后呢,推己及人,“由量自心”推己及人,那个时候才生起悲愍。由于悲愍生起大菩提心,这是进一 (p13) 步,就能够由厌离而策发大菩提心,这样的层次一步一步上来。所以总结起来说:“由厌生死希求解脱,由畏众苦,发起猛利真归依等。”然后呢,正式修行的时候,为什么要修行啊?因为你了解这个生死的痛苦,所以发起厌离,厌离这个生死,要求得到解脱。要求得到解脱,怎么才能解脱的话呢,啊!所以了解到找这个解脱的办法,于是找到了三宝是我们皈依处,真正修行下手的地方又找到了。凡是这一种都是从哪里开始啊?从苦开始。所以啊,

Meditation on suffering is the great summary that includes these and many other key points of practice. 

【故是能摄众多修要大嗢柁南。】

所以关于这一件事情,念苦这一件事情,是它里边包含了各式各样,很多修行的重要的关键。“大嗢柁南”就是纲要,嗢柁南实际上是—偈,它有不同的解释。这个地方就是说:修行的大要,主要的都在这个知苦、了解苦、念苦当中。下面就引这个论。

Similarly,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ays: Since without suffering there is no determination to be free, your mind, stay fixed! 

【如是亦如《入行论》云:“无苦无出离,故心汝坚忍。”】

要晓得没有苦就没出离,因为你有苦,所以呀想跳出苦,那个时候你才会策发这个厌离心,所以你对这个苦啊应该坚忍。所以真正修行不是件快乐的事情,是件苦事情,真正的修行是为求快乐才去修行的。所以你贪快乐,结果的话,得到的苦。所以真正重要的不 (p14) 离开苦、乐两个字,这是我们应该了解的。平常我们所以不能修行,也是为了苦、乐两个字,修行也是为了苦、乐两个字。关键不在说苦、乐,关键在懂不懂苦乐的真相,了解不了解得到快乐、去掉痛苦的原因,这个才是我们真正重要的。所以修学佛法一定要认真地学习,道理就在这里。否则的话,尽管说你修行了,道理不懂,出了家了,然后呢,在那里啊空过一生,最后受无边大苦,这是最可惜的事情。

And also: Furthermore, the good qualities of suffering are that you dispel arrogance with your disenchantment, develop compassion for the beings of cyclic existence, carefully avoid sin, and delight in virtue. 

【又云:“复次苦功德,厌离除憍傲,悲愍生死者,羞恶乐善行。”】

平常我们说“苦有五德”,这苦有特别重要的好处,有五样功德。它第一个,能够策发“厌离”,这个是修行第一个重要。然后呢,“除憍慢”,这修行的第一个大障碍就是慢—憍慢。这个虽然你要厌离,如果这个慢心在啊,所谓“慢如高山,法水不入”。欸,他由于了解的苦,能够除掉它,这是就自利方面。更进一步还有利他呢,也从这个苦上面推己及人,所以“悲愍生死者”,悲愍同样跟我一样,沦流在生死当中的,第三个。于是由于这个认识,你正式地开始除恶行、净除罪障;积善行、集聚资粮,所以“羞恶乐行善”。种种的这些好处,都从这个苦。所以佛出世的时候说:此是苦啊!汝应知。噢,这个苦你应该了解,你必定要从知苦上面下手。

And further: Overwhelmed by fear, I offer myself to Samantabhadra. 

(p15) 【又云:“我由畏怖故,将自奉普贤。”】

是的,修行人就是这样,还是因为怕。怕什么?怕苦嘛!怕苦啊,所以自己要求出苦。要求出苦啊,唯一的什么?一定依靠这个三宝,所以“将自奉普贤”哪!

Although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discusses these qualities of suffering from the viewpoint of suffering experienced in the past, the same qualities characterize future suffering as well. 

【此诸苦德,《入行论》中虽依自身已有之苦增上而说,然其当受众苦亦尔。以是因缘,思恶趣苦。】

上面所说的这些道理,这个《入行论》上面,都是主要的就我们现生这个苦的行相来说的。但是要晓得哦,这个将来要受的苦也是这样哦!也是这样哦!而更重要的,我们前面晓得:眼前的苦乐很快就过去,而将来的前面才是重要的。所以啊我们真正更重要的,要思惟恶趣的苦,这个才是大苦。眼前一点小苦,这还是抵受得了的,将来的大苦,这是我们绝对要避免的。所以这一个地方,我们要思惟恶趣之苦。

1.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hell denizens; 
2.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animals; 
3.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hungry ghosts; 

【其中分三,① 思惟地狱所有众苦,② 旁生所有众苦,③ 饿鬼所有众苦。】

那么这个苦当中,恶趣苦分三部分—地狱、畜生、饿鬼。那么地狱里边,又分成功 (p16) 四部分: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hell denizens: 
1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the great hells of living beings; 
2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the adjoining hells; 
3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the cold hells; 
4 Contemplating the suffering of the occasional hells; 

【① 大有情地狱,② 近边地狱,③ 寒冰地狱,④ 独一地狱。】

这个现在呢一个、一个来说下去,一个、一个来说下去。关于这个地狱的部分,我想我不在这里详细说了,这个大家自己好好地看一下,自己好好地看一下。那么正式修行的时候,这个很重要的。正式要开始修行的时候,你们不妨仔细地去看。第一次看,也许看得模模糊糊,那时候你一定要弄懂它。弄懂了以后,然后你正式修行的时候,跟你什么相应的,你在这个事上面哪,思惟观察那个苦,思惟观察那个苦。那时候你会身心上面产生一种什么?产生一种绝大的苦逼感,啊!你觉得这个苦逼感,逼得你就受不了这种感觉。这个时候就一个绝大的力量,会推动你去修行。所以这个文字本身容易懂,所以我不在这儿解释,不在这儿解释,你只要照着这个样去看。

下面我这里简单地,有几样事情这要说一下。那个地狱里边,分成功几个:所谓大有情地狱,就是热地狱;然后呢,这个热地狱外面,还有近边地狱。它每一个地狱像城一样的,四四方方,然后每一个外面都有四个近边地狱,就是每一个大地狱外面都有十六个地狱。这样一层一层的,受不晓得多少无量无边的苦,无量无边的苦!这个里边你们看的时 (p17) 候,注意一个事情哦!没有一个人想要到地狱去的,他去的时候,并不是明明看见了,说这个是苦而去,他要去的都是找快乐。但是因为他的恶业蒙蔽了,所以他要找快乐,结果得到的是苦。这个概念我们现在先有个认识,有了认识以后,然后等到我们下面学,学到这个业这个道理的时候,你就很清楚了。

眼前我们目前所忙的无非都是为了一样事情,干什么?找快乐。如果说你现在没有认识得清楚,你造错了,造了地狱业,将来你到地狱去了,你还是觉得要去找快乐,可是向前一步就是地狱。而且到那时候,不容许你后退的,你只有向前,这个事情才是我们真正应该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