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广论手抄稿:旧版第十卷B面

(手抄稿 第二册 p53)

最主要的原因,一开始就得到那个善知识的摄受。大部分同学都晓得我这个善知识的行相,今天再说一遍。我跟了那位善知识几年的时间,他很少说给你好好地笑一笑。你做什么事情跟他说,他总归觉得不对,总归是呵斥你,这样的!结果,我现在一直感念他,就因为他这样,所以多多少少把我这个烦恼降伏了一点,降伏了一点。所以这个地方特别说,“不应忿恚,随顺正行”,听完了以后,要照着他去做,不是一口气叫你做到,你总是跟着他所指点给我们看的,就是佛菩萨指点给我们看的而去做。去做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说:“他教我这样做,他自己还不是有毛病!”那个千千万万不可以—“不求过失”,不要求他的过失。要求谁啊?要求自己的过失,你求自己的过失,你就改善了,你就改善了。由此六事而正听闻。

所以以前我在〈常忆念颂〉上面听过一个颂:“己过如山积不见,师过秋毫亦明察, (p54) 法不相应实由此,勤加忏悔常忆念。”我在这地方写一下。我再说一遍,自己的过失,比山还要高,积得如山,积不见,看不见!我们无始以来的无明哪,一直在惑业当中,岂止山哪!像法界虚空一样地这么多,看不见!师过呢,老师的过失,秋毫一点点哪,你看得清清楚楚。法不相应实由此啊!我们修学了佛法不相应,原因就在这里啊!勤加忏悔常忆念,常常摆在心里面。你能够摆在心里面,你就得到好处,就这么一句话,就这么一句话!你要常常摆在心里面,这最重要的,只有这一件事情,你就得到好处,千真万确的!你有多少时候能够反过来看自己的过失,你看见了,那时候觉得:“哎呀,我自己修学佛法的人哪,穿了这件衣服,原来自己还这么差啊!”那时候你就有希望了,你就有希望了!然后你把那个“师”字改一个“人”,那是更好。注意啊!就这么一点点,佛法就这么一点点,所以叫内学,所以叫内学,所以叫内学!外学,就是看外面的,内学就是反过来,反省自己的。

我记得我们中国历史上,有一很有趣的公案,很有名的公案,与其说有趣,不如说是最感人的一个公案。南山道宣律祖,那真了不起,对我们中国贡献,对佛法的整个的贡献。他先跟他的老师学,他老师跟他讲戒,听了一遍觉得:欸,懂了。戒,这个东西嘛,一听,他绝顶聪明的人哪,觉得就是这样了。然后呢,他也是讲来讲去就是这个东西,他 (p55) 自己觉得到外面去参学。那老师:好了,你要去外面就去参学。结果他就出去。结果转了个大圈子,看来看去外面也不过如此,没比他师父更高明的,所以他又回来。回来啊,他师父把他赶出去不要他,他又拼命地求忏悔,忏悔也不要他。跪在那里苦苦地忏悔,怎么说他要努力,最后又回来了。

回来了以后,老师没别的,还是讲那个东西,还是讲以前的东西。他自己多少年已经听了,已经都听懂了,觉得没有味道,所以出去的,回来老师还讲这个。然后他一心一意地听了〈四分律〉二十遍,你们看看道宣律祖那个公案去,一代大祖师不是那么简单哪!我们现在—哎呀,这个懂啦!实际上差得很远,我这个随便提一个公案。你如果听懂了,回过头去一照的话,啊!我现在发现我这个浑身不晓得多少的罪恶在这个里边,全部精神,拼命晚上二十四小时不睡觉都弄不过来。你只要一照,你就立刻发现。我想人人都有这个本事,人人都有这个能力呀!可怜的就是,嗯,就在这里!

所以他这个地方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找人家过失。固然是老师的过失不可以找,别人的过失也不可以找。我们现在说,这个不修行,不行!因为这个习性已经非常厉害、非常厉害了。我们缘法,跟法相应的心,没有!可是一直一天到晚在那散乱当中,这样。随便一点的风吹草动,你眼睛就……喔,这样!然后看见,无非是看见,都是看见人家的过 (p56) 错,这个毛病就在这里。然后呢因为过错,分别那个邪妄分别的是非,然后斗争,然后造业,都在这个地方来的。所以只有一个办法—回过头来看自己。你一旦看见了,不要说老师的过失绝对不敢看,没有一个人的过失你敢看见哪!你哪有时间去看那个,一看见自己的过失—下地狱,啊,那个油锅,那个刀山,等在那里呀,你怎么有时间去肯一步之错!那个油锅就等在这里。就是“法不相应实由此,勤加忏悔常忆念!”

高举不可以,轻蔑也不可以,不轻蔑应该怎么办呢?

p. 16 (10)

Being free from contempt means to respect the teaching and the one who gives it and not to belittle these two. 

【离轻蔑杂染者,谓极敬重法及法师,及于彼二不生轻蔑。】

法跟法师不要一点点轻蔑,要恭敬他。

Not bringing to mind the five conditions means to cast away the thought, ("I will not listen to this person because he or she ) 

【不应作意五处所者,】

这个五样东西不要,特别的,我们很容易犯的,哪五处啊?

(1) has fallen from ethical discipline, 

【谓戒穿缺,】

这个地方不一定持戒,换句话,他自己的行持不够。“穿缺”有它特别意义,简单一点说,他自己好像做不到。这一点我们要了解,固然可能的,做不到,实际上他做到了你 (p57) 看不见。千真万确的!以我,不要说过来人如何高妙我们看不见,拿我们眼前来说,大家都说:眼前的时候,我跑遍了台湾就看不见一个人!我却是看见很多善知识哦,我的受用就在这个台湾得到的,千真万确!现在还有,眼前也有哦!那你们只要好好地去学,我保证将来你们都会看见的。所以说你不要看人家呀,你真正过失改过了以后,那个时候你才会晓得这个善知识的行相,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一点特别重要,以后慢慢地、慢慢地随时来说明这件事情。然后呢?

(2) is of poor lineage, 

【种性下劣,】

我自己的出身高贵,这个人好像他……这个身分很低的样子。

(3) has an unattractive physical appearance, (4) is inarticulate, 

【形貌丑陋,文辞鄙恶,】

长嘛又丑陋,“形貌丑陋”,讲起来的话,文辞嘛又鄙恶。人家讲的是非常文雅,典故、典章等等,他那个出起口来的话,好像很粗鲁的样子。

(5) or speaks harshly and unpleasantly." 

【所发语句粗不悦耳。】

别人跑得来告诉:“哎呀,某人你真了不起、你真好!”他又跑得来告诉:你这个不 (p58) 对,那这个不对!诸如此类的。因为你听见了,

【便作是念,不从此闻,而弃舍之。】

唉!这地方没道理,那听不进你跑掉了,完了!跑掉了,没有希望了!

Also, it is as is said in the 《Garland of Birth Stories》: 

【如《本生》中亦云:】

这地方没道理,那么应该怎么办呢?应该怎么办?佛陀告诉我们,

Stay on a low seat. Show the glory of discipline. 

【“处极低劣座,发起调伏德,】

你自己把自己放在最低。这个不一定是叫你坐得最低,叫你心里面放得低低的。换句话说,你一定要把那个慢心拿掉:哎呀,我是最差的,我要努力去学啊!那个你能够“发起调伏德”。我们修学佛法三个步骤:戒、定、慧。戒的名字叫调伏,调伏什么?调伏烦恼。本来你这个慢心高得不得了,欸,你能够这样做的话,跟法相应了,马上调伏你的烦恼,那个时候你才有机会,法水才能够进来。所以“慢如高山,法水不入”,像高山一样,它尽管甘露下下来,流掉了,没有用!现在你把它反下来的话,进来的,啊,那对了,才能够调伏—德相。那个时候,

Look with an eye of delight as if drinking a nectar of words. 

(p59) 【以具笑目视,如饮甘露雨。】

唉呀,你欢喜呀!就像饮甘露。甘露是治我们一切病的,现在呢治我们生死病。反过来,如果你没有这个,你拿这个心情去的话,你也能够得到这个法的滋润,体会到这个法的美。说:

Show respect and one-pointed obeisance, show reverence and listen to the teaching with clear delight and a mind undefiled, like a patient listening to the words of a doctor. 

【起敬专至诚,善净无垢意,如病听医言,起承事闻法。”】

恭敬、专一、至诚,这样地来净化自己的内心,调善我们的内心,把心里面的脏垢,彻底地净除干净。这个时候,有个什么现象啊?你不会论这些是非,就像个病人,一心一意地听那个医生招呼。我们现在是无明大病,听那个佛、法、法师告诉我们这个法药,然后一心一意去承事他,去听闻,这就对了。前面就是告诉我们准备。够不够?嘿,还不够。这个真正听闻的前面,已经有了,后面这个正听的轨理,究竟说起来,还是一个听闻之前的条件。下面,说:

p. 17

3. How you actually listen. How to listen has two parts: 
1. Abandoning the three faults of a vessel
2. Relying on the six ideas

【正闻轨理分二,① 断器三过,② 依六种想。 今初】

“正听轨理”,正式听闻的轨理。实际上这个里边还有,还有的留到下面讲,我们一 (p60) 步步讲下去,自然会分得清清楚楚。所以现在好,没错,前面的障碍扫除掉了,用什么方法?思惟听闻佛法的殊胜利益,把自己不想去听,不愿意去听的拿掉了。那么听的时候又是产生种种,不但得不到好处,而且啊反而反效果的,又净化掉了,这样。所以那个时候可以正式听闻,又分两方面:一个是障碍方面,另外一方面,反面的,正面的。反面的,自己的过失,叫“断器三过”;正面的,还要具足这样的条件,“具六种想”。

a. Abandoning the three faults of a vessel. A vessel might have the following three faults: 

【今初,】

他告诉我们:哪三个过失呢?他先说明

(1) being upside down; 

【◎ 若器倒覆,】

这第一个。

or (2) though held right side up, being dirty; 

【及纵向上然不净洁】

第二个。第三个。

or (3) though clean, having a leaky bottom. 

【并虽净洁若底穿漏。】

(p61) 说倒了的器具,像那个杯子一样的。这个杯子这样摆,不行,那个法水进不去。然后它向上,但是那个杯子里边有脏的、有毒的,没有用。然后你把它洗干净了以后,那个杯子下面有一个洞,漏掉了,也没有用,这很明白。那么现在我们修学佛法也是一样。所以他说那个杯子,

If it has these faults, then even though a rainfall from clouds assembled by the deities falls on it, the rain will (1) not go inside; 

【天虽于彼降以雨泽,然不入内。】

这是第一种情况。如果倒过来的话,盛那个甘露,不能,进不去。你把它倒过来,不再倒了,向上了。向上仰了,但是里边脏,

or, (2) go inside, but be unable to fulfill its function—to be drunk, etc.—because it is contaminated by filth; 
【及虽入内,或为不净之所染污,不能成办余须用事。】

你不能用这个东西派它用场。

or, (3) not be polluted by filth, yet not remain inside and drain away. 

【或虽不为不净染污,然不住内,当泻漏子。】

虽然没有脏,然而不住在里边,漏掉了也不行。这个比喻,比喻什么?比喻我们现在听法的时候,也是一样。

Similarly, even though you are staying in a place where the teachings are being explained, there is no great purpose in your hearing the teachings if you (1) do not pay attention; 

【如是虽住说法之场,然不属耳,】

(p62) 听法的时候,第一个呢,“不属耳”,就是根本耳朵没放在这里,而他在那里听法。我们呢,两种情况,心里面胡思乱想,乃至于有的人,平常我们上课有这种情况,在学校里,老师上课,抽屉里面拿了一本小说,就在看小说。不看小说,胡思乱想。等到你散乱心过去了以后,打瞌睡,一点用场都没有,一点用场都没有!我们平常的时候聊天,聊了个起劲,叫你去睡觉,叫你不要聊天,做不到,可是听法的时候,他就打起瞌睡来了,一点用场都没有,一点用场都没有!这个实际上就是我们的业障,碰见这种情况,好好忏悔,好好忏悔。这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呢?

or, (2) though paying attention, misunderstand what is heard or listen with a bad motivation

【或虽属耳然有邪执,】

他耳朵听见了,但是他心里面有邪执,“或等起心有过失”。他这个“邪”是错的,“执”,可以说两种,可以说一种。他没办法跟那个法相顺,他听见了以后,这个听不进,他有他的执着。也许他在这儿说:“哼!我在这儿可要学的参禅,他在这儿教我念佛,不行,不行,这个没有用。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讲这个干什么!”诸如此类的事情,他心里面总有他的。还有呢等起心,就是他听了法,跟它相应起来的这种,他有他的特别的概念,这个里边有错误,没办法跟那个法相顺。譬如像我刚才说的,我自己以前的这种经 (p63) 验,我自己的过失。这个法师真正告诉我们:“某人哪,你该怎么办……。”我心里面怎么想?“法师,你告诉我,我是个凡夫啊!”说多了,有的时候受不了,我乃至于跟他说:“法师啊,我还是个凡夫啊!”这个就是

such as attachment; 

【等起心有过失等。】

就自己执着在这个,牢牢地不肯舍弃自己错误的见解,就这样。那这个是一点用场都没有。

or, (3) though lacking these faults, do not solidify the words and meanings taken in at the time of hearing

【虽无上说彼等众过,然听闻时,所受文义不能坚持,】

上面你一步一步拿掉了以后,那么很好了吧!听过了记不住,也不想去记,那还是没有用,还是没有用!所以正规地来说,一定要全部精神贯注在这里。然后听的时候,还要不要说拿我的想法去想,你一拿你的想法去想就不相应了。真正应该什么呢?以菩提心相应的心,你晓得真正要学无上菩提,要学一切法。他现在在教,全心全意先听懂了他说的什么,照着他去做,这才是我们相应的。然后听完了以后,牢牢地记在心里面,这个是我们必须要的条件。

所以这个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上面,一开头的就告诉我们,刚才那个偈子(“专视听闻如渴饮,一心入于语义中。”)我们真正修学佛法的人,应该有这种心情。就是全部的精神,全部精神它不是要瞪大了眼睛去看他,当你全部精神贯注在这里头的话, (p64)你自己不知不觉全部的精神啊,“专视”。这个专视,心志所在。换句话说,它真正重要的,心志在那里,你眼睛可以闭上,但是你全部心志在那里。有的时候,我们有人习惯听得来劲的时候,全部精神瞪大了。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跟仁法师,我这个听了法,听了,啊!全部精神在那里,眼睛瞪得大大的。仁法师常常跟我说:“不要看我!”可是我过了一下,眼睛又瞪得大大的,实在是!以后慢慢地跟了他才晓得他为什么说:“我晚上不能讲法。”以后我发现哪,他晚上固然不能讲,我也不能听。我晚上听了,我晚上也睡不着,全部精神贯注在那里,你自然而然就欢喜,精神就提起来,到那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

所以我现在感觉得很多人,听了这个打瞌睡,那实在不相应啊!这个东西毛病,只是种种善根可以,你真正要听法,不行的,专视!听这个法。那个时候就要像什么?像渴得不得了,啊,那是这样,看见那个水,你说摆在那里,你不去理它,会吗?当然不会啊!然后那个时候,“一心入于语义中”,你全部的精神听他,他讲到哪里,这意义把握住了,心里就相应了。你能这样的—踊跃。听了法心里欢喜,欢喜啊!“心悲喜”。佛法相应的必然情况。(编者按:《大智度论》偈颂,“专视听闻如渴饮,一心入于语义中,踊跃闻法心悲喜,如是之人应为说。”)

(p65) 弘一大师走的时候,写了一个偈子,叫“悲欣交集”!一点都没错,你到那个时候法相应的时候,就会有这种心情,你也说不上来,你到底是悲啊、是喜啊!说起来是又悲又喜,悲—闻法之太晚,喜—从今天开始。实际上那个心情很混杂的,但是的的确确跟它相应。那个时候这种情况应该说;反过来我们应该听法,就应该有这种心情,这个是很重要的!所以他下面告诉我们,这么如果像上面这种情况,

but let them fade due to forgetting them and so forth. Therefore, free yourself from all of these faults. 

【由忘念等之所失坏,则其闻法全无大益,故须离彼等。】

在这种情况之下,听闻这佛法,没有大益。他写那个“大”字很有意思,还是有一点好处的哟!佛法这东西真了不起啊!哪怕你讨厌他,哪怕你在这个地方说辨别他:“是,你讲了半天,老是讲了半天,他自己呢?”哪怕你起了这个心,是,你起了这个心以后你要下地狱的,但是等到你地狱上面出来,还靠这个力量你又上来了。佛法之美啊,它必定有好处!必定有好处!但是要想得到大好处,却得不到。当然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他得到大好处,每个人绝不希望听闻了佛法,先下了地狱,回过头来再生天哪,没有这样的事。所以我们要想得到这个真正的大好处,一定要把那个过失拿掉。那么过失拿掉的这个针对的这个方法,所以叫对治。

The remedies for these three faults

(p66) 【此三对治,】

是什么呢?

are indicated in the sūtras in three phrases: 

【经说三语,】

经上面怎么说?

"Listen well, thoroughly, and hold it in mind!" 

【谓善,谛听闻,意思念之。】

听的时候嘛好好听,然后呢,好好地听完了以后,要去如理思惟,这样。

Moreover, as the 《Bodhisattva Levels》 sets forth, listen while wanting to understand everything, 

【此亦犹如菩萨地说,“希于遍知,】

你要希望得到这个,你一心好乐希求这个—遍知,正遍知,就是佛陀智慧。那怎么办呢?

staying one-pointed, attentive, 

【专注属耳,】

全部精神贯注在这里,把耳朵听在那里。

with your mind focused, 

【意善敬住,】

(p67) 这个意,你心意要善、要敬,安住在这个地方。

and reflecting with complete composure. 

【以一切心思惟听闻。”】

全部精神去听,这个是论上面告诉我们的。完了以后,经上怎么讲啊?我们每看经典,尤其是大乘经,它一定说,比如哪一个人听闻,启发那个问了,佛陀就说:“善哉!善哉!”好极,好极,你问这个问题啊!然后呢他一定告诉我们:“谛听!谛听!善思念之。”这个话,不一定用这个方式,可是很多经典上面都说这个,“谛听、善思”。平常我们看见那个佛经上面,好像这两句话无关紧要的,场面话交代一下,这个地方就告诉我们,这两句话是何等重要!

所以本论的真正殊胜,列为四个大科,而这个是第三个主要的。你没有这个前面的准备,告诉你这个正文没有用。你有了这个准备,来了。根据哪里呀?佛经上说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现在说,不要人讲啊,自己可以看看佛经就看懂啦!那这种都是天才。天才是当然的,普通一般人是绝不可能。经里面这个“谛听、善思”,有这么深刻的意义在,平常我们不了解;你了解了,你就做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步步向上了,步步向上了。那么这个是断器三过,这个过失要断除掉。断除了过失,然后呢,正面还要具足这个条件,要具六想。 (p68)

b. Relying on the six ideas

【◎ 依六想中,】

这个最起码的。不是说单单那个三个过失断掉了,后面还要有。不过这个地方最前面的,最起码的这个要除掉。同样要具足的,要六样东西。这个六个东西,第一个,

1. Think of yourself as a sick person. 

【于自安住如病想者。】

听闻佛法,第一个,先把自己,说我现在在病当中。

Santideva's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ays: 

【如《入行》云:】

这个《入行论》是叫《入菩萨行论》,《入菩萨行论》。我们《大藏经》里这个名字不叫《入菩萨行论》,叫《菩萨集学论》,好像这样,我一下忘记掉了。这是寂天菩萨造的,可是我们《大藏经》里面说这个是龙树菩萨造的。寂天菩萨是龙树菩萨的弟子,我不敢肯定这两个是一、是二?说不定是寂天菩萨,又把他师父说的这个内容增加修改一点,或者是我们传的人译错,这个不敢肯定。他怎么说?

Since you must follow a doctor's advice, even when stricken by ordinary illness, what need is there to mention those who are constantly stricken with the illness of so many faults, attachment and the like? 

【“若遭常病逼,尚须依医言。况长遭贪等,百过病所逼。”】

(p69) 说如果你遭到了一般普通的病苦所逼恼,那个时候你怎么办呢?一定要找医生,听照着医生的话去做。何况我们无始长时遭到三毒贪等,各式各样的百病。这个百过不是一百样哦,这个“百”字,泛百,我们说泛百,泛百,是所有的。因为我们在无明长夜当中,我们没有一样对的,没有一个地方对的,全部都是错的!我们为这个大病所逼,居然不知道。现在我们生了一点小病:哎呀,我感冒,我头痛,我要去看医生,我在这躺一下。现在我们这么大病居然不管,这个人真可怜哪!所以第一件事情这个要了解,你了解了,你才肯去找医生,那个时候你听了有用了。所以他下面解释:

As Santideva says, you have been sick for a long time with the illness of the afflictions such as attachment—an illness that is longlasting, intractable, and causes strong suffering. Therefore, you must recognize this to be your situation. 

【延长难疗,发猛利苦,贪等惑病,于长时中,而痛恼故,于彼应须了知是病。】

说我们无明长夜当中,而这个病很难把它治得好啊!的的确确很难、很难哪!而这个病,发猛利痛苦,我们眼前一切问题没有一个例外,都在这个里边。是什么?“贪等”就是三毒,举其纲要,整个说来,我们平常说的,以天台的说法,见思、无明、尘沙,总之,没有一点点例外的,都在这个里头。时间呢,无始以来,没有一分一秒曾经脱离过。这个痛苦得不得了,身上嘛痛苦,心上嘛懊恼,对于这个地方才是应该知道的,知道这个是病啊!

Ga-ma-pa said

(p70) 【迦摩巴云:】

祖那个祖师就告诉我们哪,

that if we were not in fact sick, then meditating on our sick condition would be misguided. 

【“若非实事,作实事修,虽成颠倒。】

这是说假定你修行,修行而修又修错了,这个不对,颠倒啊!但是多多少少还知道修行啊!我们现在什么,我们现在的状态怎么办?

However, stricken with the virulent and chronic disease of the three mental poisons [attachment, hostility, and ignorancel, we are extremely sick, but we are completely unaware that we are ill. 

【然遭三毒,极大干病之所逼迫,病势极重,我等竟无能知自是病者。”】

现在我们什么状态?我们遭到三毒大病,啊,这个病是大得不得了,大得不得了!我们起心动念很清楚的,好的境相现起的时候,心里面觉得很欢喜,这是什么?贪相应法!非常明白。哎呀,你这个欢喜,这个好!在贪当中,跟着它去掉了。不对的境界现起的话,你又觉得这个不对劲,这瞋相应法!不在这个当中,什么状态?痴相应法!请问大家每一个人仔细检点、检点看,有没有一个时候跳开这个的?可怜的是,可惜的是还不知道,还不知道,病大得不得了!醒来的时候是如此,睡觉的时候也是如此;上天的时候是如此,下地狱的时候还是如此;小的时候如此,老的时候还是如此。唉,“病势极重”, (p71) 我等不知道这个是病,这第一个要知道的。想想看对不对?如果你听法,对这个不了解,那没有用。你了解了这个,一心一意才要晓得,我这么大的病,就会推动你去做了。

平常我们常常说,哎呀,我现在感觉到要去修行佛法啊!这个的的确确,在座的诸位,不要说出家人是这样,在家人也是这样,都是很难得,有善根,要修行,要了生死!但是啊,要修行,但是你真正跑到那里,觉得:哎呀,提不起来,就是没劲。为什么?没有力量推动你。你不晓得自己病,如果你晓得自己病的话,这个推动的力量,必然。就像比如我们坐在这里,叫你去动一动,千难万难。一下忽然地震了,嘿,就是你生病爬不动,站起来跑得个快!我想这个我们人人都会体验到吧!眼前很简单,哇,马上地震了,你马上跑!头痛也好,脚痛也好,什么病都没有了,因为这个力量推动着你。他现在告诉我们,假定你知道自己有这个病的话,你会一心一意去求了。所以他教我们具六想,它不是空话,有绝大的道理在,本论的真正殊胜的地方也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