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广论手抄稿:旧版第160卷B面

(手抄稿 第二十册 p239)

再下面呢,这个第二个颂子说完了以后,我们晓得怎么样这个对于这个善知识,是说“但观功德毋寻过,并念大恩求加持”。我们了解了这一点以后,下面这个容易做啦!下面怎么说呢?第三个颂子说:

【殷重敬信为意乐,身命财物如教修,殊胜供养作加行,唯令师喜求加持。】

像前面这个,我是只非常简单地,你如果真实了解了以后,你才发现:啊!原来一切都是靠着善知识。那个时候自然而然你会至诚恭敬,高高兴兴地、满心欢喜地去做,做得非常认真。所以呀,说殷重的敬信,那个意乐就是这样。那个时候外而一切的财产,内而生命哪,无不照着他去做,一切都是供养。那么这供养当中呢,叫“殊胜供养”,这个殊胜供养特别地说明什么?如法如理地行持。这个如法如理地(p240)行持,不是说我闭上眼睛在那地方叫,不是,做任何一件事情。平常的时候,也许你给他伺候,跑得去端一个饭或者什么等等,就把那一放,心里面不相应。现在不是,你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这个意乐内心当中,以法相应的无比的净信、恩感,这样地去做!

说到这里,我们同样地要提起一件事情来。在这个学六度当中,他告诉我们,我们在任何情况之下要记住:我们的目的何在?所以做任何事情啊,说以六种殊胜,他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不忘那个菩提心,那个总意乐。所以这种情况叫什么?就是殊胜的,最殊胜的。在这个《广论》哪,比如说我们前面说归依了以后供养,供养的时候又这么事行上面怎么供养、意乐怎么供养。这个意乐并不是离开那个事行,就是说当我们供养的时候以什么心情,这个心情如果说跟法相应的话,那么这个就比较殊胜。这个法又有高低不同,最彻底圆满的这种心情,所以他前面是殷重的净信为意乐,这个不仅仅殷重的净信,而且要跟彻底圆满的教法相应的这种心情,去行持的话,这个就是如理完整的这个供养,这叫殊胜供养。那么那个时候你去做,这就对了!

所以关于这个三个颂子,我在这个地方特别解释一下,通常啊,假定我们能够下手的时候,把这一件事情做对的话,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那么这个其次的话,我也一般来说的话,把每一个颂子都大概说一下,大概说一下。(p241)关于这个第四个颂子说

【八难既离十圆满,小大显密总能修】

那个是在道前基础,所谓暇满人身。我们这本书有个特别好处,这本书上面,它那个旁边,它有个小小的标明,你看那个暇满人身在什么地方呢?在第59页。说依止了善知识以后怎么修行呢?他在正式修之前又告诉我们,说第一个先劝哪,对我们有暇身,自己劝自己呀!怎么个劝法呢?这个文字已经详细告诉我们,他把这个文字也总摄成功。

所以我们平常的时候修的时候,要怎么办的呢?你必定先把这个内涵,照着这个《广论》的次第,每一个部分、每一个部分,有一个圆满的认识。这个认识经过这样的两个步骤:第一个呢就是听善知识的讲说,闻相应,了解善知识所说的内容是什么;听懂了以后呢,要经过自己思惟、称量、观察,有疑问的地方再去谘询、抉择。然后没有疑问的地方呢,一步一步地深入地思惟,对内心当中产生不但如理而且如量的这种觉受。那个时候你随便一提,啊!这种心情就起来了。然后呢有了这个,再一步一步地深入,它每一个部分都是如此的。那么等到你找到了善知识,又提醒了自己,然后正式进入这个修行次第的时候─所以说对这个“有暇身劝取心要”以后,然后呢正说“摄取心要”的时候,那这个文我们就不必一步一步地说下去,这就是说摄取心要了。

下面紧跟着这个颂子上面马上就说是

【死仇决定终须到】

下面念死,可(p242)是在《广论》上面,它在这个念死之前哪,不!还有一样东西,这个今天也重新再提一下,请翻到《广论》卷三,第66页。66页怎么说呀?看这个科判,说

【第二如何取心要之理分二:第一个,于道总建立发决定解,二、正于彼道取心要之理。】

又分两部分。那么这里呢,先把那个于道总建立发决定解,又说

【初中分二:一、三士道中总摄一切至言之理,二、显示由三士门如次引导之因相。】

关于这部分以前讲过了,今天这地方特别还要重提一下。我不按照这个文字来说,我们只是根据刚才我们前面引这个《华严》、《法华》两部经,以及《广论》上面告诉我们的道理,重新再想一想看。那时候我们就得到一个正确的认识,说他所以走得快,以及为什么走得慢的两个真正的原因,在什么上面呢?固然善知识是最重要,那么为什么得不到善知识呢?因为他不了解善知识的重要!这样。那么善知识重要在什么地方呢?刚才我们已经不同的角度大概说明了一些,这样。这地方我们现在再从这个角度来说一说,来说一说。说假定啊,我们一开头能够对整个的圆满的次第,有一个正确地圆满了以后,那个时候我们这么样一步一步走上去的时候,那就有千稳百当之感。

所以我们平常往往说:哎呀!碰到了,莽莽撞撞地赶快撞进去,往往不一定好。就算你做对了,因为你并不了解整个的那个次第,那个构架,所以你忙着那一部分。像我们刚(p243)才那个比喻当中,这个比喻以前一再说过的,说你今天进到一个大公司去做,自然而然地无始以来的习气─说以我们今生来说,眼前的习性,谁愿意说跑到那公司里去,啊!做了刚刚做熟了,马上叫你换一个。你重新去换的话,又是辛苦得不得了,等到你摸熟,又不晓得花多少时间。等到你摸熟了,又换一个,谁愿意?谁也不愿意。但是呢,你另外一个角度,你了解了整个的情况,噢!原来你不是在这地方作一个伙计,而是要将来接任那个董事长,你必定要这样的话,欸!那时候你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么这个策发我们这个认识,能够启发这个原因在哪里呀?就是一定先把这个真实的内涵了解,整个的它目标何在;达到这个目标,整个的次第何在。

所以说,在我现在的了解,这个《广论》的次第的构架,是绝端、绝端地重要!绝端地重要!同时我刚开始讲的时候,也曾经一再地说,那个阿底峡尊者一生,有许多了不起的大上师─他的善知识,这些善知识当中都有绝高成就的。但是在这个善知识当中,他却把那个金洲大师,看为所有善知识当中最重要的理由何在?这个金洲大师给了他两样东西:第一个呢,说把道的总共的那个次第、纲要告诉他;第二个呢,把这个总共次第当中这个中心─菩提心告诉他,这样!他就把那个金洲大师看成功啊,所有善知识当中无上、无比的原因。我想到这里大家都了解了吧!如果不了解,那个时候,你就自己好好地(p244)再去回过头去反覆地温习一下。这个是决定我们成就这个快速的,至少说不停滞的真正的原因何在。所以这是我在这地方要特别提醒大家的。

当我们念那个颂子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这……”念过去了,而不能把握住这个三十八个颂子所构成功的,这个圆满的构架,这样。所以在这地方,把这一点提出来。提出来了以后,当我们看到那三十八个颂子的时候,也把那三十八个颂子的构架看清楚了。反过来说,你从那个圆满的构架上面,再看说构成功这样的一个圆满的整体的,需要这样。那么这个时候,这个三十八个颂子,一部、一部分就变成功它绝端重要的,绝端重要的!

比如说我们现在说一个房子吧!如果说这是一栋完整的大楼,那一定由这个地方,那个下面的基础,然后呢下面这么一步一步上来,说这个大厅,这个是会议室,这个什么、这个什么,一步一步,一部、一部分。你能够在这个上面有了认识了以后,它每一部分正好凑成功你这样的一个大厦,必不可少的!如果你不认识的话,那这个东西就有支离破碎之感,这样。所以把这个地方,我也特别重新地提一下。

然后呢你有了这个认识的话,下面这个就比较好办啦!说怎么念死,由于念死了以后的话,不是说停在这个念死,觉得:喔唷,念了死就很害怕哟!那么念死了以后,把这个念死作为推动我们修持的一个最大的动力,使得我们不陷于懈怠、堕落这条路上(p245)去。然后呢正规地进去的话,我们就要什么?念死了以后怎么办?说念苦,还要加深。由于这样地知道世间的真相以后的啊,就找到自己可归投之处,于是下面就求皈依,这样地一步一步地上去。所以呀,就从念死,而到念苦,念苦而找皈依,由皈依而进入再下面这个业。那么这个业,这个是佛法的第一个中心。所以到这个地方为止啊,我们要停一下。

在修学过程当中,所以从第一个颂子到第八个颂子,换句话说,这个所包含的内容,我们一定要很认真地,从头至尾把它把握得住,从头至尾把它把握住。这个也是什么呢?说列为共下士道,从道前基础开始,作为列为共下士道的原因。那么在这个基础上面,有一个根本建立起来了,或者说这个基础稳固了,由此再深入,绝对不可以停在这里,一停在这里你就只有走慢路了,那么再继续地深入。而我们现在不是叫我们真正地修行,就教我们有正确的认识。

再下面的话呢,就开始进入第九个颂子的话,就说,哦!虽然我懂得了前面这个道理,不再作坏事,而且努力地忏悔。但是啊,虽然你修了善净之法呀,你还在三界轮回当中,不行啊!所以紧跟着就进入中士。那是下面这五个颂子,就是说明这个中士的内涵,中士的内涵。这个下面我就不一步一步解释了,因为这个《广论》上面也说得很清楚。从中士而进入上士,那么上士呢是菩提心,菩提心这是整个的佛法的纲要,佛法的纲要。在(p246)这点上面,我们绝对不可以轻易地马虎,说啊!简简单单地随便说。在知见上面第一个要弄清楚;弄清楚了以后,然后呢由愿心而进入行心,集聚资粮,然后集聚资粮了以后,这个叫世俗菩提心。怎么样真正地能够满菩提心的愿心的话,这个要后面与空正见相应,那个时候才能够从世俗菩提心哪,提升到所谓胜义菩提心,这样。有了这个基础的认识以后,你如果真正要走快速的道路的话,那么进入密乘当中。

这个就是它这个三十八个颂子,整个含摄《菩提道次第广论》,而《菩提道次第广论》又整个把三藏十二部教典,乃至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心要,究竟圆满地摄持在这个地方。从这地方来说的话,我们就想到:哎呀!我们这是何等地不容易,何等地庆幸啊!虽然生在末法之时,却能遇见这样究竟圆满的无上大法,这是何等了不起啊!这一个地方才是我们真正应该策励自己,应该感觉自庆自幸的。

你有了这个圆满的认识,然后呢自行、化他。如果说自己的力量够,那么多做一点,力量不够,那么少做一点。至少有一件事情很重要的─不管做得多、做得少,我们在因地当中,就认识得正正确确、圆圆满满!所以因地当中一定要说:我一定要究竟圆满,一定要做到这个地方!这个很重要哦!当我们心理上面不断地有这种想法,如果策励继续下去的话,就算你做不到,等到下一世再来的时候,这个心里面的种子策发出来,很快走上(p247)这条直路了。否则的话,你没有这个认识的话,前面还没做,先已经打了退堂鼓了,在心理上面已经畏缩的种子不断地种下去,将来成熟的什么?自然而然这个感果。所以注定我们一定不可能走快速的路子,乃至于在轮回当中,不晓得转到什么地方去。而整个的这个概念,整个的这个关键,现在在这个上面已经指出来了。

所以最后再特别地说一下:说我们学这个,不是说一口气要我们做到,而最重要的,我们要怎么办?要把正知见能够建立起来,建立了个正知见以后,然后呢照着这个,尽我们现在有的能力,这样地去一步一步地这样地走上去。那么关于这个《菩提道次第广论》部分呢,说到这地方告一个暂时的段落。

这个地方要重新提一下,关于这个三十八个颂子啊,应该跟那个《广论》,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五百五十五页第四行起,说“道之总义”,那个下面的一段配合着研习,配合着研习。还有呢各颂的相关部分,都要跟它相应的,就是从那个本论的前面每一个地方,钩玄提要地想办法作一个纲要,列在这个每一个颂的颂文之下。那么你这样的话呢,当你念那个颂子的时候,那么你就可以体会到本论的全部的纲要。一面念,一面思惟、观察、修习,以后在正式修习的时候,你就会从这个三十八个颂子当中,把握住整个的这个《广论》的精要。那么作为我们每天,或者是早晨一趟,或者是早晚两(p248)趟,你念的时候,那个概念就很清楚。自己在哪一部分修,那么前面相关的,后面怎么次第地上去,整个的这个道的总体,就把握住这样的一个脉络,这样的一个脉络。

最后有一点,我要在这地方的说明。这一次我们讲的时候,这个本论的这个止、观两部分并没有用,前面已经说过了。实际上呢,这个却是本论的精华,所以没说是因为这个两部分是比较深奥,是比较深奥,如果说基础没有建立,那样的话呢,听起来不容易懂,听起来不容易懂,这样。如果说事前没有做好,随随便便这样地听一下的话呢,这个反而失去它重大的利益。所以我们先把前面那个修学,然后呢照着这样去次第着一步一步地上去,慢慢地障碍呢慢慢地减除、清除,资粮慢慢地增长,然后到那时候再学。我们准备在第三个这个学年的时候,那时候再给大家好好地讲。

另外呢,这个地方有一点我要特别地说明一下,特别地说明一下。这次我们从头至尾,认真地把那个《广论》的纲要全部学了一下,大家都感觉到,都了解这个这一部书整个的内容的精要,不但是说,说明了这个说哪一部、哪一系,实际上说,这三藏十二部的整个的精要全在里头,全在里头。那么这次因为我自己,我自己的条件哪,限于自己的条件。虽然我总算能够找到传承的老师,可是我一开始也给大家介绍过,我自己跟我老师学,只是学一个粗略的纲要,不是细部很认真地去学,所以在这个内容方面哪,有很多精(p249)要的部分自己也没学好。

在我刚开始讲的不久,因为同学的好乐之心,我那时候也经常跟我的这个老师,向他报告。他就来信跟我说呀,他说:你有什么问题呀,把这个问题写信去。他再详细地给我回答。可是实际上呢,不要说这一封信,我印度一封信的来往,经常总是要二十多天,二十多天。就算是你能写信的话,因为这个像这种精要的问题呀,不是当面反覆推敲讨论,不大容易把握得住这个内涵。所以这个写信是有它很大的困难,很大的困难!那么他还说,如果再不然的话呢,叫我到那边去,他还再划出一部分,特别地腾出时间来跟我讲。可是这样的话,又要耽搁下上课,还有其他种种的条件,所以这件事情始终没办法做,没办法做。

以后呢,我们就想起来了,说这个《广论》将来呀,还重新把它以白话注解来写成功书。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办法,非常好的办法。那么这样一来呢,不但能够把上面我们所感觉到这个几个缺陷,譬如说有不够的地方,那么还有呢讲的时候,因为这个讲说的时候,往往就是它上课的时候,大家随便说过也就算了。很多细部的地方也许是没交代清楚,乃至于有的时候,不知不觉当中说错了。我自己常常就有个感觉,这个年纪大了,往往有很多地方,自己要说的这个说错了。中间好几个地方,曾经同学指出来,当时他又问(p250)我,对呀!我自己回过头来一看,我真正要说的不是那个,结果不晓得怎么会讲出来讲错了。将来出书的时候,这个情况就完全可以避免,完全可以避免。那么因此所以上面关于这个两部分,我们就可以在后面那个出书的时候,把这个问题整个地解决,整个地解决。这个是一个,呃,这地方的特别说明一下。

关于出书的时候,是不是把这个《广论》的,最后的止观两部分一起出呢?这个不!因为我自己了解,以我学的经验来说,有很多精要的地方,从文字上面不大容易交代得清楚。那么学的人也是一样,不经过这样地反覆地推敲,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我想将来我们还是用这两个方式,已经讲过的部分,那么将来呀要会写书,出成书。第一部分就把它那个整个的大概就把它这个录出来,写出来;写出来了以后呢,然后再经过修改,修改。那时候我还要请我的老师把那个重要的内涵哪,希望他能够给我们校对一下。不一定像我们现在一步一步啦,至少我会到那个时候再去请教他,那个重要的原则怎么样。这是一部分。

关于那个止观那一部分的话,刚才说的,原则上面我还是先这样地这个讲,讲完了以后呢,然后看那个时候的情形,再进一步说出书与否。这个大概的情况呢,在这一次就到此为止。因为将来还要出书,所以我原始、开始的时候曾经说,所谓这个整个的内涵,(p251)应该有一个圆满的一个这个纲要,譬如说我们说刚开始的时候一个玄义啦,什么这个内容啦!那么因为上面所说的理由,既然我们后面还有这样的一个重要的、圆满的补充,所以这一部分哪,到现在统统都省略掉了;省略掉了,就是摆着等到那个时候一起去做。我想我们关于这一次的这个整个的《广论》的部分,就到这地方为止。

下面嘛还有一点点时间,还有一点时间哪,这个就是已经跟这个本论没有什么,应该这么说啦!就是说关于跟那个文字方面,已经不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是在修习上面哪,却是很重要的。就是前两堂曾经特别地引用《华严》、《法华》这个两部分,来介绍、证成本论的特质。这个因为在座的大部分的这个同学们哪,对这个两部经都不一定很熟悉。那么《法华》还比较容易一点,一共只有七卷,《华严》有这么多,有这么多,所以没办法很详细地交代说明。我倒是希望诸位有机会的时候,把这个《法华》,尤其是《法华》,好好地把它念诵几遍,念诵几遍。那么念诵几遍了以后呢,以后我在这个出书的时候,我会就把这个问题在那个书上面写出来,写出来。那么到那个时候的话,你们一对比的话,就有很深刻的一个印象。哦!了解说这个《法华》的基本精神,跟《华严》的基本精神,为什么透过这个本论的介绍以后,才能够充分地显发出来,充分地显发出来。

而像我们平常这样的话,单那个经文上面平铺直白念,尽管听起来说,哦!这个最(p252)上乘,这个最了不起,对我们就好像是什么?是人造卫星,哎呀,觉得好啊!羡慕得不得了。可是你只有看它,它在天上,你在这个地方。那么,而本论是什么呢?就是你透过了这样的介绍的话,你才发现:哦!原来这个是造这个人造卫星的这个工厂,而你却是这个里边的工程人员。一方面固然你可以欣赏它这个人造卫星,这么样地有使你一种仰望,换句话说,它有这么精采的特质,而你也晓得,怎么照着它一步一步走上去。这个是我在最后顺便跟大家特别提一下。那么现在呢,我们大家一起合掌: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