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广论手抄稿:旧版第十卷A面

(手抄稿 第二册 p37)

没有一个人不经过无量阿僧祗劫的,这根本无法算,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所以单单时间长,没有用。什么啊?他长时地修习。这个修习,那真苦了,真苦了!我们为了确实体会到这个情况起见,今天叫你多做一点,哎呀,你受不了了,不愿意;叫你少吃一点,你受不了,不愿意;叫你委屈一点,你不愿意。现在呢,什么样的苦事都我来担,什么样的好事都送给人家,受尽种种的委屈都我来,不容易吧?不容易!教我们在这地方受它一天都不容易,受它一年都受不了,他是无量阿僧祇劫啊!不单是一个人哦,还有很多人哦!佛在这个整个的团体当中成佛的时候,譬如我们佛出世,单单一个佛没有用哦,还要这么多菩萨弟子,那些人每一个人都是经过这样地修习。那个时候,自他圆满的时候,那个时候佛才应世出现。所以这个难,极难极啊,太难了!

那我们现在,乃至稍微辛辛苦苦挖宝,挖到一个金钢石,哎呀,觉得宝贝得不得了, (p38) 比之金钢石,那个佛算起来,那个金钢石简直是垃圾都不值啊!三千大千世界送给你,都绝对不能比,这样地难哪!然后呢,佛固然难,法也是如此。实际上法比佛更难,为什么?佛出世佛说得清清楚楚,说了很多法,他跟阿难说—地上挖了一点土—说:“阿难哪,你看我爪上这个土多,还是地上土多啊?”“当然地上土多。”佛说:“我说的法只是爪上那么一点点,我没有说的法地上那么多。”喔唷,这个法啊这样啊,这样难得呀!所以它时间又长,又这么地难得,它更重要的,因为它能够真正解决问题,所以珍贵极了!这个法有什么好处?

p. 16 (4)

(2) the idea of an eye, since the wisdom that arises together with hearing the teachings becomes greater and greater; 

【时时增长俱生慧故,作眼目想。】

第二个。这样难得的东西,能够增长我们的“俱生慧”。这个俱生慧有几种不同的解释,我现在这地方只用一种说明。什么叫俱生慧?与生俱来的。为什么是与生俱来的?就是我宿生的福智资粮所集聚的,福智资粮所集聚的。这个相对什么呢?相当于这个说闻所得的慧,跟修证所得的慧。我宿生有这个智慧,福智资粮智慧,遇见善知识而听闻,然后这一生增长。不但听闻了增长,如理修证,就这样。那么这个俱生的智慧是宿生来的,这个宿生的智慧,而所以能够增长的话,都要靠什么?靠这一生听闻这个佛法。所以听闻这个佛法是能够增长这个东西,而究竟圆满解决问题。所以它像眼目一样。

(3) the idea of illumination, since the eye of wisdom that has arisen will see the real nature [emptiness] and the diversity [of all phenomenal; 

(p39) 【由其所授智慧眼目能见如所有性,及尽所有性故,作光明想。】

哦,所以他这么一说的话,我们增长的干什么啊?它的目的始终要把握住。不是说:哎哟,我又懂了,然后我说给别人听,我名气很大、赚钱很多。不是、不是、不是,完全不是!戏论!而是说由于了解了这个东西,能够得到这两样东西:如所有性、尽所有性。一个是正知,一个是遍知,那两个究竟圆满就是佛陀。这个东西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所以这个东西,不但是自己的眼睛,而且是外面的光明,这是第三个。这个东西有什么好处呀?

(4) the idea of greatbenefit, since in the end the teachings bestow the results of nirvâna and great enlightenment; 

【于究竟时能与涅槃菩提果故,作大胜利想。】

这个东西到最后的话,给你涅槃菩提果。这个才是,这个是最殊胜,这个“大”是绝待的无与相比的殊胜利益。你所有的、一切的恶断尽,一切的德圆满,这样好处!那么说,这个好处虽然好啊,可是以后啊,妙了!以后固然好,有这样的究竟圆满,眼前就见效。

and (5) the idea of being beyond reproach, since from this very moment you will attain the bliss of meditative serenity and insight, the causes of nirvâna and great enlightenment. 

【现在亦能得彼二之因,作无罪想。】

得到这个菩提涅槃,一个是断德,一个是智德,这两个是究竟的这个的果位,眼前就 (p40) 可以得到。实际上如果眼前得不到,是究竟决定得不到,为什么?眼前是因。请问你没有种下这个因,能得到果吗?所以我们现在常常有这个说,讲一个问题啊,人家说:哎呀这个是菩萨境界,这个是圣人境界啊!我们常常会这样,好像要求我太高啦!这个是一个错误的概念,我自己当初就是从这个地方过来的。我自己又想起我的善知识,以前常常用这个勉励、要求我。我心里面常常想:唉!法师讲的,我还是一个凡夫啊,我还是一个凡夫啊!有一次他就跟我说:“正因为凡夫所以才跟你讲,那你圣人,我还跟你讲什么!我磕你的头向你学,你讲给我听啦!”我抓抓头想:对呀!但是这个问题还是弄不清楚。我听完了回来想一想:“我还是凡夫,还是要求太高了!”以后慢慢才懂。说你凡夫才要学,你感到了痛苦,所以要听着佛法净化自己,下这个因,将来才能够步步上升,感得透脱痛苦的果,非常清楚。

所以现在我们听了以后,总觉得自己:我凡夫,凡夫啊!那时候你还没有做,已经先打了退堂鼓,先已经把“这……不行!不行!”你一打退堂鼓,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常常记着!今天不要说别的,叫你到下面去扫个地,你说:“大家都坐在这里,叫我扫地,外面太阳这么大。今天双十节人家都放假,我们坐在这里已经很委屈,还要叫我去扫个地。”你扫个地都不行欸!你还没有做,打了退堂鼓了,这必然结果!这么小的小事情做 (p41) 不成,你现在说:啊,我要学佛,解救三界一切众生。然后这种心里面,请问你怎么解救法?往往有这种心情,叫你扫个地不行,跑着去说法可以的。为什么?弘法利生!你自己的心里面真那么烦恼都弄不清楚,你能弘法利生吗?颠倒啊!错误啊!

所以这个真正的重要,始终这个概念要把握得住,现在下的因对了,必然感得将来的果。所以懂得了这个,我们眼前很多障碍都可以去掉了。眼前做一点事你会想:哎呀,马上给我积聚什么—福德资粮。不会说:他不做,叫我去做!那个嘴巴翘得这么高,心里面增长的不是智慧,是烦恼。然后做了这个行为的话是斗争在这里,很明白、很清楚。所以你真的心理行相一看的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佛法真正高明的地方。

所以他说现在的两个因—止、观,所以能够得菩提涅槃,一个断德,一个智德的话,这个因就是这个东西。当然所以能够得止观,前面还要得正知见,得正知见的—戒、定、慧,归纳起来都在这个止观两个。这个止观本身不是痛苦的事情,乐!都是千真万确的。现在我们很遗憾,修学佛法,越修越痛苦,关在山里面,真受不了,这个没有用。持了戒以后,教你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不行!戒真正的特质是什么?调伏,调伏你的烦恼。调伏你的烦恼了,什么呢?得到清凉。清凉是快乐的,所以叫解脱。这个尸罗有三个名词,翻成我们中文的调伏、清凉、解脱。请问你清凉、解脱了还有烦恼吗?还 (p42) 不快乐吗?我们现在持了个半天戒,觉得:哎哟!我这个戒,某人传给我的。啊,这个我慢是那么大!这个东西不相应,不快乐的事情,这个,千真万确的。

你因为能够调伏了这样,所以你才进一步,才能够学定、慧。戒相应尚且如此了,何况是定,何况是慧呢?的的确确它每一个地方,都有它深厚的内涵,能够使得我们感受到,这个跟法相应的乐。世间的乐有没有?有!世间的乐,最后的结果,还是会轮回生死的。所以只有这个乐是无罪,它不讲好的那方面,只讲无罪是有这个原因的。世间我们今天赚了个钱,眼前是快乐的,对不起,两脚一伸,不晓得到哪里去了,这个有罪的,这要分得很清楚。所以这必然的情况,喏、喏、喏!就是这样的五个次第。

To contemplate this is to contemplate the benefits of hearing the teaching. 

【作是思惟,即是思惟听闻胜利。】

你能够照着这样去想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这样的想法,你了解这个好处哪来的?听闻佛法来的,啊原来听闻佛法,有这样的殊胜的利益!所以现在有很多人说:我要去修行了,所以不要听闻。欸,以前我也是这样想,总觉得关起门来修行,现在想想才晓得,真懊悔,什么都不懂修习什么呀!关在山里面刚开始觉得满清净的,关了几天以后,自己就关不住了,不晓得怎么办是好!好一点的人就睡觉,不好一点的人,到外面去乱搞,所以 (p43) 原因就在这里。你正确地认识了以后,整个的情况会彻底改善,这个都靠听闻而来,这第一个。

然后呢我们说有这样的好处,于是你那个时候,不会停止在那里了,一心要去求善知识,去听闻佛法。不是马上去听闻,还要有一个条件。前面那个净除了我们的障碍,就是说,如果你没有这个心理状态的话,那个障碍摆在那里。普通在世间的学问,物理上面常常说,它这个任何一样东西有一个惰性。什么叫惰性呢?你譬如说任何一个东西,它本来在这里,静止的,它就静止,你要叫它推动它,要加一点力量。我们现在这个有情分上也是如此,平常我们的心情就这样,你要改变那个现状不太容易,这个叫作惰性。改变这个现状一定要有一种力量,物理上的东西你把它推、是拉,那么我们心理上的力量靠什么?就是靠思惟。

等到你思惟了说:这样做有大好处,不这样做有大害处,你会改变你。其实这个道理我们很容易了解,我们在这里满好的,就不想动,如果说,你发现这个地方很不安、又危险,那个力量推着你,把你推走。或者说,哪里有一个什么特别的好处,你想去,那个力量拉着你去。那么现在这里也是如此,思惟了这个以后啊,它会拉着你去听闻这个佛法。那么你要去听了,那个时候说,前面那个障碍除掉了,你还要为自己准备一点东西。

2. Developing reverence for the teaching and the instructor. 

(p44) 【◎ 于法法师发起承事者。】

实际上这个里边要恭敬地承事。不管所说的法也好,以及法师也好,你要一心恭敬地去承事他。刚才老比丘这个故事就在这里,他前面来的时候,就是觉得这个佛法的好,然后呢他不管什么人啊,他对佛法本身绝对没有一点轻忽的心情。不管你讲什么,他至诚恭敬地去听;不管谁去讲,他至诚恭敬地听,因为这样,他得到好处。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不是说讲法的人一定都是佛,你一定要这样去做。可是呢我们要了解我们该怎么做,你能够这样做,好处是你的,这个概念非常重要!我们现在所以做不到的,还是为了“我”。所以我这地方不强调“无我”,我这个地方宁愿讲“我”,或者对你来说对你,真正为你自己,这还是最好的办法,千真万确的。我们不妨把经上面,佛陀告诉我们的这个话,仔细研究下去。

The 《Sũtra of Ksitigarbha》 says: 

【如《地藏经》云:】

他都是引经、论、祖师的语录,乃至于实际的说明。要怎么办哪?

Listen to the teachings with one-pointed faith and respect. Do not censure or deride the speaker; 

【“专信恭敬听闻法,不应于彼起毁谤。】

这个对法跟法师,要怎么办呢?“专”,是专一,专一。全部的精神贯注在这个地 (p45) 方,只有这样,这目的要摆得很清楚。所以说,我们世间念书是求文凭,是要赚钱,佛法也同样的,要求什么啊?要得这个菩提涅槃之果。全部精神贯注跑到这地方来。不是说我听了法,过两天我也讲—这个大法师,也可以讲法—那不对!这个专一、纯一,然后要以净信心,这个时候还要一个恭敬。所以净信当中有恭敬,而另外专,还加恭敬,恭敬有个重要、绝其重要的功效在!平常我们无始以来,都跟着“我”这个行相转。“我”这个东西一定有个慢、一定有个慢,一定有个见,一定有个痴。见就是你的见解,然后呢其他的习性。然后呢慢心,这个东西在的话,什么好东西,佛法一定进不来,一定进不来!听闻哪要专、要信、要恭敬,这样去听闻,这样去听闻。那么目前我们哪要想一下做到,恐怕不大容易,尽自己的能力,你能够多思惟听闻佛法的殊胜的利益的话,那个时候慢慢、慢慢地就可以了,要多思惟、多思惟。

反过来呢,“不应于彼起毁谤”。千万不要起毁谤,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毁谤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你前面已经听不到这么无价之宝,得不到,你还去毁谤它。本来这个无价之宝,那可以解决你一切的问题,得到无比的快乐。结果你不但得不到,而且还得到了反效果。你如果毁谤它的话,那个东西有无比的严重的后果。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自己多思惟观察,多思惟观察。

(p46) 所以现在容或人家会说:“啊,这个说法的法师,他自己不行啊!”不行,你不要去听他嘛!这个很简单,你毁谤他干什么?他不行是他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跑去地狱的众生去骂他,你骂他干什么?他已经很可怜了。你不会去骂一个牛,它很可怜。他不对,他不对他的事情,如果说你自己觉得骂他的话,你并不比他好欸!他因为愚痴,如果是你有智慧的话,要改善你自己。如果你不改善你自己,你骂他的话,岂不是你跟牛一样,这个千真万确。所以你骂他啊,这正说明了你自己就是那个,比他还不如的,这样的一个胚子啊!所以这地方我是从反面来说,我们特别要了解的,对于这个法也好,说法的人也好,绝对不要去毁谤啊!

所以后面曾经有一个这个例子,那个也是这些大祖师们。有一次一个大祖师经过一个地方,正好那个地方有一个法会。然后他就叫他后面的这个伺候的侍从的人─侍者,“停下,停下!这个地方有一个法会,去听法。”结果那个法会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在那里讲法。结果那个下面的侍者,受了一肚鼻子委屈!觉得我这个老师,当代最高的一个大善知识,跑到这个地方来听这个人讲,那个人讲还不如我啊,怎么跑到去听这个东西!但是他那个老师,善知识,在那儿认认真真地听,他也莫可奈何,勉强一肚鼻子委屈。听完了以后,他心里面有点不高兴。他说:师父啊!这个人讲的这么个平常,你跑 (p47) 得去……。意思就好像不是委屈了你的身价了吗?

那个善知识怎么讲?“哎,你怎么这样讲的,我可是在这个地方得到了两样大好处啊!”“得到什么两样好处?”“法啊!他在这里讲法,我无比地恭敬,让我又能够在法上面能够随转。无比的好处啊!今天就因为听了他讲的这个法,我得到好处。然后呢,他这个法会我去随喜,这个都是无比的功德!平常跟你们说了个半天,你们听的法都听到哪里去了?有这么个好机会!”啊,一点都没有错!那个大善知识的行持,样子就是这个样。现在我们跑得去,懂了一点点跑着去听:“唉,这个家伙说这些是干什么啊,真是!”然后他说得你好的,“他好!好些什么?我才不在乎他咧,他好!”他比你好嘛,又不行;他比你不好嘛,又不行。这不是他好不好,是我们心里面;毛病就在这里,这真正我们要净化自己的。下面

Honor your instructors— 

【于说法师供养者。】

特别强调这个法是要恭敬,法师要恭敬,那么除了这个以外,单单那个法师也要供养。

Develop the idea that they are like a buddha. 

【谓于师起如佛想。”】

对于那个说法的法师,要把他看成佛,这个有大道理,有大道理。这一点我们平常很不容易做得到,很不容易做得到。这个道理在这里不多说,假定你能够把他看成佛的话,你会全心全意地去努力、去恭敬。你能够有多少恭敬,嘿,妙了!你就得到多少好处。当年印光大师,他在自己关房里面闭关、拜佛。当然平常我们信佛的 (p48) 人,对他老人家恭敬得不得了。当时有一些人,仰慕他的名去,他倒不一定信佛,所以有一个人哪,也是个知识分子跑得去,跟着他们的朋友。那些朋友都是很有名的人物,去拜访他,就拉着那个不信佛的人一起去。结果他就问:“老法师啊!你这个佛像是木头,泥塑、木雕呀,你拜他干什么啊?”印光大师怎么讲?“他是泥、木作的,我不是呀!”你们懂得这个话吗?没错,那个是泥塑木雕,我不是呀!

同样的道理,摆在这里,他跟人讲的也许讲得不对,我不是啊!我是要学佛的。请问你们是要学佛的吗?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要学佛而来,要学佛而来的话,你要往好的方面去想。所以孔老夫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不善者而改之。”这三个人行,是必定有我的老师。其实啊三个人行,必定“是”我的老师,不是必定“有”。他这个三个人,实际上不是指三个人哦!所以这个有三种行为:有一种好的,一种坏的,一种不好不坏。好的,善者而从之,好,你就跟着他,当你的教授;不善,你看见他不善,我可不要不善,我来改。

佛法更精彩!佛法真正超越的地方,这个坏人,不但是你不要跟他去做啊,所以说,善人是师,恶人是自己的资。好的话,他教你,你跟着他;坏人的话,正好在这个上面,把好人、师长教你的道理去运用,增长你的功德。那不是三个人必定都是老师吗?如果你 (p49) 们不能够把握住这一点的话,根本不能学佛。

所以佛告诉我们很清楚,佛成佛靠众生哪!那个菩提树王要慈悲水去灌的,这个慈悲水靠广大众生,就是这样。所以我们现在口口声声说学佛,口口声声地都说大乘,口口声声要度众生,从哪里开始?就从这里开始。所以刚才说,最后得到这个究竟的果地,眼前这两个因才是我们下手的地方。所以我刚才说,以前我不懂,说:“我现在是凡夫啊!”现在要转过来,“哎呀!我现在是凡夫啊,赶快努力!”怎么把因地上面种下圣贤种子,千万再不要把那个凡夫的因,继续增长,继续增长永无了期。所以说,“这个人不对,那个人对我这样!”这都是凡夫的因,都是生死的因,都是轮回的因!赶快把它切断,这个才是真正学佛的人。你能够切断了,至少你不会堕落。你能够切断了,把你切断净化这个告诉别人,那真正帮忙别人,真正弘法,那个时候就可以开口了。道理这么简单哪!所以这一件事情正是我们凡夫做的。

了解了这个,专一也专一得起来,信心也建立得起来,恭敬也必然,自然而然,讲法的人把他看成佛。不但讲法的人看成佛,恶人你也把他看成佛,为什么?恶人为什么把他看成佛?这个很简单,没有恶人,你就没办法成佛,你的成佛靠他啊!所以佛陀说得清清楚楚,我之所以成佛,靠两个人,第一个,我的老师,他是佛,告诉我这个道理。单单告 (p50) 诉你道理行不行?没有用,你还得去做!第二个,靠提婆达多。他为什么靠提婆达多?这提婆达多是个代表,世界最恶、最罪大恶极,没有比这个更坏的。“没有这个提婆达多,我成不了佛!”他现在使你成佛,当然你要敬之如佛,这个很简单嘛,这个道理说起来那么简单哪!那何况他现在是佛,你能不敬他是佛吗?提婆达多都把他敬之成佛,现在告诉你道理,你反而不恭敬他了,有这个道理吗?

所以我们真正重要的,不是做不到啊!我们往往去修行,头磕了半天,怪不得憨山大师说:“你头颅磕破也徒然”,然后呢你念佛,“喉咙喊破也徒然”,你没有得到正确的认识、正确的方法。有了正确的方法,随便一点事情都是功德,何况是念佛,何况是拜佛,当然有无比的功德!这个念佛的功德,拜佛的功德无量无边!所以说看你有没有正知见。正知见哪来?非听闻不行!从哪里听闻?善知识!就是这样。你怎么能不把他看成佛!我们了解了,好,继续下去。

Thus, as this says, view the instructor as being like a buddha. 

【应视如佛。】

下面是解释,那么看成佛怎么办啊?要对他

Eliminate disrespect; honor him or her with homage and goods by offering a lion throne and the like. 

【以狮座等恭敬利养而为供事,断不尊敬。】

(p51) 要对他这样地恭敬,要对他这样地恭敬。

Also, as the 《Bodhisattva Levels》 sets forth, listen

【应如菩萨地中所说,而正听闻】

那么上面告诉我们,下面告诉我们〈菩萨地〉这个论上面,菩萨、祖师详细说明,那么正式听闻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without the afflictions [of arrogance and contempt] and without bringing to mind the five conditions of an instructor. 

【谓应无杂染,不应作意法师五处。】

他主要的就是心里面要纯、敬、专一,不可杂染,这个杂染下面会解释。另外特别举出来,我们脑筋里面,不要从这个概念去想,不作意法师五处,这个都是非理作意。非理作意把我们送下恶道的,如理作意把我们超脱轮回,帮助别人的。那么这杂染是什么呢?下面那个两部分:

Being free from arrogance means to listen with the following six attributes: (1) listening at an appropriate time, (2) showing homage, (3) showing deference, (4) not being resentful, (5) practicing according to the instructor's words, and (6) not looking for the chance to argue. 

【离高举者,应时听闻,发起恭敬,发起承事,不应忿恚,随顺正行,不求过失,由此六事而听闻之。】

这个杂染当中,第一个,把自己举得高高的!第二个,把对方看不起。这个高举要拿掉,轻慢要拿掉。什么?恭敬,专信!这个因为你离开了高举了,所以你谦恭,所以要时 (p52) 时、要应时去听闻,听的时候要恭敬,不但恭敬而且要种种承事。这个承事分两方面:第一个,身语承事,第二个,如法修习,这个都是承事,这两个都需要的。然后不应忿恚,心里面不要起不随顺的。这个忿恚有多种,或者由于自己方面,或者由对方方面。所谓自己方面,譬如说你不舒服啦,或者什么啦。对方呢,也许他说到的法,触犯你的心等等的话,那个时候千万注意,这个很重要的,很重要的!我现在就体会到,我所以常常给大家说,我今天所以多多少少能够跟大家同学在那儿讲讲的话,最主要的原因,一开始就得到那个善知识的摄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