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追随师父,学习广论

view in english

农历十月二十五日是宗喀巴大师诞辰暨圆寂的日子,团体循例在这一天举办“皈依暨圆根灯会”。对参加2012年“皈依暨圆根灯会”的广论学员来说,最大的喜悦来自于接班人老师的加持——赐予“坚持追随师父学习《广论》”的教授!老师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团体每一个广论学员,能够再再提起“非常、非常认真闻思修《广论》的决断”!

老师指出,修行人在一期生死中特别特别重视的是——我的心对境的时候,正知见是否明晰?是否打得过烦恼习气?打得过的话,用多长时间打过?它出现的频率是多高?再出现的时候,还是会那么猛吗?还是有所减损?

在解脱道精勤努力的人,会非常在意——烦恼调伏得怎样了? 《广论》学得好不好?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是否与日俱增?所受持的律仪,是否越来越清净?

老师讲的这些,都是我们学《广论》者极需注意之处。如果希望能够得到暇满人身,希望能够得到成佛的教授,这些都是基本的。所以老师告诉我们,每每想到师父谆谆教诲,一定要注意《广论》的闻思修,一定不能离开学习《广论》;我们离开学习《广论》,生命真的不知何去何从。所以大家一定要再再地、反覆地学习,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把正知见建立在自己的心中,也不是一朝一夕突然可以扭转得了无始劫来的烦恼习气。

老师引《广论》中“易于获得胜者密意”这一段,来讲说学习《广论》的重要性——“至言及论诸大教典,虽是第一最胜教授,然初发业未曾惯修补特伽罗,若不依止善士教授,直趣彼等难获密意。” 未曾惯修,就是我们对于修学菩提道次第还没有学到一种习惯性,这是我们的一个现状。老师说,这样的一种现状之下,如果不依止《广论》这样殊胜的教授,我们去学习其他的大经大论,是很难获得它的密意的,"设能获得,亦必观待长久时期极大勤劳"。

老师讲这一段时,提出一个问题:其实看到"极大勤劳"几个字,我们想想,有多少人肯为了经典的一句密意,去长年累月地花那么大的心力去思考,能够花上"极大勤劳"?能够肯花"极大勤劳"?多半都是:看看不懂,就这样过了。前十年不懂,后二十年不懂,也就这样过了。

我们是不是多半都这样?如果连对经论的极大勤劳都没有,经论的密意就不能获得。经论的密意没办法获得,如果没有善士教授的话,是不是根本不可能学会,所以老师告诉我们,如果没有一个环境、不跟随着善知识走,没有几个人能走过去吧!懈怠、诸多的障碍,还有病苦等等,这些都足以摧残自己的道心。

"若能依止尊长教授,则易通达,以此教授能速授与决定解了经论扼要。" 老师解释——以前问师父这个"易通达"是对比于什么变成"易" 的?当然是对比于不依止"尊长教授",依止了之后,就变成容易的。师父也讲说,这个"易"和"难",时间上可能是用"无量劫" 啊!那无量劫是受很大、很大的痛苦,可能也不一定了解这样的教授。所以是费了很多有过失的知见所花费的时间,还有为这种知见自己所付出的种种痛苦代价。

所以这一个"易"字,不是说"几分钟"或者"几年",一旦我们去学习没有得到修行的扼要之后,盲修瞎练,或者学一脑子很奇怪的见解──就是都没有清净传承的这种见地──一直修,并且跟别人乱讲,不知会造多少恶业!还有,为这种恶业,我们将付出多少的代价!

没有很认真地比对经论,会不会养成一种不好的习惯?养成不好的习惯,会不会用这个再告诉别人?你用这个再告诉别人,自己不晓得怎么去突破,别人也不晓得怎么突破,到最后一盲引众盲,这个业会不会回到你身上?就把你绑死了!

可是,老师说,正因为我们依止了《菩提道次第广论》,依止了善士的教授这样的一个宗规,清净的宗规,我们就比起那个来说,太容易了!所以是个「易」啊!

尽管如此,老师说:由于我们慧力弱,如果没有智者智慧的光明照耀的话,我们没有办法获得密意,即使去听闻《广论》,我们对《广论》的道理也很难了解,因此一定要听闻、学习师父一百六十卷的《广论》带子才能够通达。如果我们能够常常听闻《广论》的教授,能够依照清净的次第修行的话,那是令师父最高兴的,也是令宗大师最高兴的!

所以老师期许我们——非常希望坚持上研讨班,坚持听师父带子!这就是报答杰仁波切写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恩德,及对我们的期待。最好的方法,一个字、一个字学,一个字、一个字听闻,并且把它放在自己的内心之中珍贵执持。用自己珍贵执持的心意传递给其他人。我觉得这就是诸位最殊胜、最了不起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坚持听闻、学习下去。常年地、坚持不懈地闻思修《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话,我们渐渐地就会对修心有经验。

老师对我们状况很清楚,建议大家不要只听到结论就想:"我知道,就是好好听闻《广论》。" 可是前面这些理路没有听清楚,你不会知道现实碰到调伏烦恼或是学习困难的时候,和一个字、一个字听闻,一个字、一个字学习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你就不会想到用《广论》去解决困难。所以,这一讲希望大家能够很认真地听闻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