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携后进 文艺现真情+特别专访

11月3日~5日,文化艺术处在净远和尚的大力促成下,邀请到台湾梦莲花交响乐团常任指挥、留法小提琴家兼指挥家王子承老师,在两天的吉祥悦上演出三场,并在11月5日开办三堂音乐课,亲自对本寺赞颂组、华乐团、靑年乐团进行指导。

当“王子”拉起了小提琴……

“2018吉祥悦”热情破表!来自台湾梦莲花交响乐团的指挥、小提琴家王子承老师,带着两位年轻且优秀的音乐人——钢琴手金墨雨、鼓手陈东浩,在两天三场的音乐会上,结合爵士曲风、赞颂佛曲,演奏小提琴,再搭配吉祥寺学员的几个音乐节目,带给吉祥寺的乐友们心灵上的撞击,沉殿出喜悦的结晶。

留法学指挥的王老师,外型有艺术家的不覊与洒脱,內心却有学佛多年的內敛与正能量,当小提琴架上肩上的那一刻,全场屏息以待,音符一落,鲜活的生命张力就此迸发,牵动着在场观众的神经——那是心灵的交互传导,更是邂逅善友的狂喜!

感谢净远和尚的促成以及文化艺术处卯足全力地承办这几场的音乐会,希望赞颂的美音,透由更多的表现方式,走入大众的心,让幸福启航,停泊在每一位众生的心上!

以下是本寺中文文宣组与王子承老师的专访……

1)请王老师谈谈担任梦莲花交响乐团指挥的因缘。

当初会进入梦莲花交响乐团担任指挥,该从一首自创曲子谈起。由于朋友在赞颂团里唱了我的创作,得到当时负责赞颂事业林校长的注意,谈起成立交响乐团的合作计划。我抱着“能利益到别人,在音乐上自己又能发挥一点力量”的想法,与主事者分享成立乐团条件与总总考量,暗示成立乐团是困难重重的。会晤后没有下文,直到一年多后,合作项目从举办小型音乐会开始,多年后累积了演出经验,乐团才逐渐有今日的规模。

2)演出工作忙碌,您是在什么因缘下进入广论研讨班学习的?

由于负责指挥的工作,常会得到团体中和尚、法师的关怀。有一次演出结束,如证和尚特别来关怀,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抽出时间来学广论,还说忙没关系,久久来一次,四个月来一次也可以。个人对佛法很相应,只是时间上配合不上。还记得敲定时间后,第一次进班上课,教室里有四个同学——一位正班长、两位副班长,我是学员。当时是乐团成立后一两年,学了后知道成佛的道次第是怎么走的,对佛法有更深入的了解。

IMG_8300.jpg

当时是乐团成立后一两年,学了后知道成佛的道次第是怎么走的,对佛法有更深入的了解。

3)担任梦莲花交响乐团的指挥,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基本的一般的交响乐团的组织、人员是比较复杂的,需要非常专业的。赞颂合唱团的成员也都是师兄师姐们,大家对赞颂的音乐理念就是赞颂佛菩萨或是为了利益众生;但是一般的音乐家并不会这样想,可能演出完毕后就离开。

所以我会不着痕迹地让他们了解:我们的音乐其实不只是单纯的音乐,而是传达更深的心灵内涵,所以在练习当中我会慢慢地带领他们,不能有太多佛法的用词,因为要关顾所有演奏家的感受。有时会邀请临时的演奏家,他们彩排过一次就要上台表演,所以我必须对乐谱研究得非常准确、清楚,要在最短的时间达到标准。这也不是很辛苦,就是要费点心,还要关顾到音乐对每个人的情绪和特性。

我也不希望梦莲花交响乐团成员练习时说八卦、讲别人的过失,影响排练的气氛。如果指挥很严厉,或是言语上有点霸凌似或指责某个人员做得不好——就是不能用不好的方式对待彼此。

其实作赞颂或音乐,除了让自己的心更美之外,就是希望能够把快乐传达下去。如果练习处在不愉快的状况,作出来的音乐就不会是开心的。所以我希望梦莲花交响乐团最不共世俗的就是大家练习时要非常非常开心,不会把不好的习气带进来。

IMG_8236.jpg

学佛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力量

內心的强壮是可以不断地长大,让我通过所学到的佛法道理来调心——当遇到困难时,可将它视为“逆的增上缘”,让你走过困境。

4)刚才音乐会上,您除了拉小提琴外,也会在两首曲目中分享您学习佛法的心得。当音乐与佛法结合时,您是否会觉得自己在利人方面可以发挥更大的力量?

我觉得这是蛮重要的。一个人在舞台上或是镁光灯的焦点下,很容易迷失自己。下了舞台,一个人要独自面对所有的问题,没有人可以帮你,甚至你也不能请人帮你,因为你是焦点人物,不能轻易地与人分享你的困难,常常要靠你自己的力量去突破。

学佛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力量——內心的强壮是可以不断地长大,让我通过所学到的佛法道理来调心——当遇到困难时,可将它视为“逆的增上缘”,让你走过困境。

老师也说过学佛不只是为了个人的解脱,而是究竟地利益一切众生得到解脱。当你有这样的想法站在台上时,绝不是想到让自己发光、增长我慢,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也是我长年来不断地学习,一直走下来还蛮顺利的原因吧。

5)请老师分享哪一场公演是让您最为感动的?

其实每一场都蛮感动的。因为如果自己不先感动的话就很难把心中的感动传达给台下的观众。除了交响乐团公演外,通常自己的小提琴公演都不会预先准备台词和曲目,就是想很真实地表达自己当时的快乐和感动。

但是有一场忆师恩法会上的演出印象特别深刻。那是演奏梵文四皈依,乐曲一开始就很感动,眼泪无法停下来。其实情绪太多会影响乐团的表现,需要很理智地控制乐曲的进行,当时就控制不了,也影响了管乐表演者的情绪与表现。

IMG_7674.jpg

赞颂就是带给人悦耳、感动的觉受。

把这感受转化为学佛的善法欲,会是一股很强的力量。

6)今天您公演了第一场的吉祥悦,可以分享您对我们吉祥寺的赞颂组有什么看法吗?

其实节目我从头到尾都有在看,从第一组到年轻组合的乐团演出,给我的感觉是大家都蛮用心的,节目上的编排也都很用心。

有这样的开始和动力是蛮重要的。如果连这一步都不敢踏出来的话,后面就绝对没有任何成功的机会,我很开心看到新加坡文艺方面的发展。

但是还是应该把音乐做得更精致,就是不能单靠同修的观功念恩来维持音乐的营运,而是应该在素质上、节目的设计上、表演的状况上做得越来越好,我觉得这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

当然,如果这一点,我能够尽一点力的话,我很愿意帮忙。不过,这边的老师和Irene(文化处代处长)都非常努力,我相信有一天,会看到新加坡的赞颂班越来越棒。

IMG_7516.jpg
IMG_8115.jpg
IMG_7556.jpg
IMG_8881.JPG
DSC_1712.JPG
IMG_7646.jpg

把学习赞颂和佛法的快乐

运用在生活上,让更多人看到他们的生命因为学佛而改变、而发光!

7) 请问您对我们的年轻的音乐爱好者有什么鼓励的话语吗?

我觉得年轻的音乐家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一般上人们就觉得学佛是老人年的事情,应该让年轻人感受到学佛不只是老年人、对生命已经绝望的人才开始学习的,我本身在大学就接触佛学了。

一般人就刻板得觉得学佛就是诵经、念经,一点都不好玩。我觉得年轻人的责任相对地非常非常地重要,必须把自己学习赞颂的快乐、学习佛法的快乐运用在生活上,让更多人看到他们的生命因为学佛而改变、而发光;让人们看到学习赞颂是很开心的事情,绝不是老年人的专利,年轻人加油!

其实我看到年轻人组合“乐者”就很棒,不管在唱、换气、技巧上都很棒,今天我看到几位年轻人的演出,声音都很好,如果让他们的训练更加地完整,包括舞台上的台风,更多的演出机会等,通过不断表演可以得到更大的进步。

青年组合《the odds、heyday co、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