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余梓明师兄(之三)他的皈依处

WhatsApp Image 2018-04-20 at 4.55.27 PM.jpeg

4/3(日) 下午和先生参加剃度法会后便到余师兄家探访。

一。他吸着氧气瓶但仍坐在沙发上精进闻思、记录他开发的食谱。和他谈话中得知其目地是为了利益更多人,让大家吃得更健康。他一见到我们就说:“我好幸福!感恩来看我,让我少做“不倒翁”。

二。提到真如老师教我们学习做善行总结时,我们便把话匣子打开。他回溯到八岁时,那时还在中国潮州的〈开元寺〉,虽害怕门外的四大天王,但仍极其欢喜听到钟声,令心顿时变得宁静空灵,也特别喜欢佛菩萨。
十三岁时,父亲把他接到新加坡,他也常常到各寺院去。

长大成家立业后,夫妻俩经常到几个寺庙去协助插花,常常做到很迟,但非常欢喜。 每逢大年初一都带着四个孩子到寺庙去做供养祈福。与很多寺庙的住持、法师结下很好的因缘。也到国外,如印度、台湾花莲等地,生起许多体会,尤其是忍辱和精进。

三。在值遇师父后,生命更是有了很大的转变。从不会思维到学习思维,要有次第,要懂得感恩等等。 十五年前遇〈广论〉后,他就不再四处溜荡,乖乖的闻思修。
他回忆起师父在2002年来新加坡时,为师父准备有馅料的汤丸。但师父说:“要吃传统的”,他如实照办而且从此以后更加重视传统文化。
当他回台请法时,师父已圆寂,但师父的叮咛:“这-群人不能散!”令他泪流满脸。也遵守这句话至到现在,尤其是遇到逆境时。

四。前阵子余师兄还亲自教我做泰式辣椒酱,知道里面的酸甜酱很难买,还特地抱病为我去张罗;-心想让人家吃得开心、吃得健康。他那份用心就有如那个印有爱字的小红包一样,他都把爱送给了大地、送给了许多人、送给了他深爱的家人。好简短的一句给儿子的话:“我想减轻你的负担!”道出了为人父的那份关爱,让我感动不已。
年初二到〈吉祥寺〉向师长佛菩萨拜年后,也供养了法师们,一封封的爱心红包,感恩师长及僧伽们。

五。余师兄在我们要离开时,好任运的念起大迴向:“生生由胜宗咯巴...”
当时刚返家的桂花师姐,也一起陪着他把宗大师迴向文念完,做了好殊胜的回向。他也托我们带了红包到〈吉祥寺〉供养师长。
他还说:他一个时辰不知下个时辰的事;但他仍然在学习中。
非常钦佩余师兄他念念不忘师长三宝、不忘有情。深深的礼敬您!也感谢您为我们上了宝贵的-堂课。

文/胡丽英